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凌总今天又被打脸了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们一起走
阿虎可以瞒过检查人员,把自己发明的‘定位干扰器’当作挂饰伪装到现在,足以证明这玩意儿的可靠性,

阿虎忽然握住凌厉的手:“阿厉,我和阿奇注定要在这里耗一辈子,你出去之后,千万~别再回来。”

这突如其来的援助,让凌厉计划好的一切发生了巨变,有了手上的定位干扰器,意味着,他其实可以现在就走,抛下一切,从此天高海阔,再也没人能限制他,他离自己的自由只有一步之遥。

确切来说,是一念之差。

但是他离开后呢?阿虎冒着生命危险送给他的定位干扰器,事后一定会被人查出来,阿奇还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他走了,就算基地放过他们,毒蝎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原本他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进行自己的逃跑计划,可最熟悉他的两个队友,怎可能毫无察觉,他们非但没有揭发自己,反而助他一臂之力,

不管他承不承认,他确实被帮助了,

他承了他们的情,他就再也不能潇洒地离去,更何况,基地里还有一个被他许下承诺,要带她离开的龙小茹。

他是如此的渴望自由,可也从未有过任何一个时刻,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强悍到可以无视一切阻碍的欲望来的强烈。

一直以来,哪怕他已经很小心收敛自己所有的情绪,避免和过多的人接触,可依然会有两个愣头青,和他喝了两次酒,说了几句真心的玩笑话,他们就真的能把心掏出来跟他换。

所以,他也终于知道,阿奇明明身手了得,却在毒蝎的手下,被他打废了一条腿,阿虎在侦察能力足够强的同时,却依旧能中招,因为他们都不够心狠手辣,他们对长得像同伴的人放低了警惕,低估了蛇蝎心肠之人的凶残程度……

人生真是奇妙,哪怕自己的心已经被隔离了起来,可还是摆脱不了社会的各种人际关系,他可以无情,可以卑鄙,可以狠心地以牙还牙,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曾经有个女人给过他的温柔刀,在他胸口的位置挖了一块,要是被人精准地踩到,依旧会触动,那里已经成他的软肋,却也干干净净地留出一点地方,护着他的人性。

直升飞机已经降落到了头顶,是来接阿虎的。

在临别之际,凌厉收下月牙吊坠,从战斗服的口袋中掏出一个小女生的发簪,塞到阿奇的手里,正色道:“想办法找到阿奇,还有看守室里的小女孩,她叫龙小茹,等我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走。”

他决定还是按原计划走,只是变故里,多了两个人。

本来龙小茹给她的发簪是方便他和龙叔取得联系,确认身份用的,现在给到阿虎,让他联系龙小茹,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倘若他这次真的可以联系上龙叔,到时他们里应外合,一起把人带走。

阿虎被接走后,凌厉拿出了地图,认真观察了一阵,决定改道前进。

按照原本的训练计划,他们降落在附件不同的区域,两人一组,争夺指定目的地的‘宝藏’,获得胜利的那一小组才能安全活下来,

失败的,会被当作‘不良品’进行对待,情况好点的,说不定是回炉重造,等待下一次集训,情况不好的,会被直接安排危险任务,充当炮灰,为基地贡献最后价值,最后说不定连尸首也找不回来。

这就意味着,现在的所有组员都是敌对状态,在此期间,不仅要防御其他小组的突袭,还要注意周围可能会提前设置的危险,比如人工陷阱、猛兽袭击、沼泽毒瘴等。

想要获得‘宝藏’,就必须先获得开启宝箱的钥匙,整个野战训练区,各处都有大大小小的陷阱,危险不一,可钥匙一共才三把。

放置钥匙的箱子可大可小,大的可以塞得下一头成年的阿拉斯加犬,小的就只要巴掌大小,里面或许是空箱,当也有可能放置着一堆蛇虫鼠蚁,甚至是打开即爆破的陷阱,

危险不一,而又数量繁多,每十五分钟就会有一阵骚动,或一阵爆破的声音传来,被倒霉牵连倒下的队伍也不止一两个了。

凌厉的小组只剩他一人,就在刚刚,他躲避毒蝎时,发现他与其他两个小组成员进行了联盟,现在他们有六个人,而且看他不紧不慢大肆搜索的行为,更像是猎人在追捕猎物,反而不是急着前进去宝藏目的地。

毒蝎承诺其余两组,他们可以联盟,一起开启宝藏,这样大家就都可以活下来,如今他们已经干掉了好几拨人,也得到一把钥匙。

现在看毒蝎这个不紧不慢地搜寻,凌厉断定,他们是在寻找自己。

凌厉的脸上抹着乌黑的泥巴,在一棵大树上把自己隐藏得很好,手中紧握着刺刀,在下方一个猛汉经过时,他行动如风,一个飞身跳跃,刺刀甩出去命中前方一员要害的同时,剪刀腿夹住了底下一员的脖子,用力一扭,

几乎是同一瞬间,两人已经倒地,凌厉俘获了他们身上的装备,发现他们身上那把明晃晃别在腰间的的宝藏钥匙居然是个假的,

这一定是毒蝎的陷阱。

毒蝎最擅长用引诱的方法,把对方骗来,然后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结合他们盟友的力量,把对方歼灭。

果然,远处的动静已经往这边聚集,凌厉二话不说,给两位没死透的成员按了退出按钮,希望救援飞机的到来可以分散一下敌人的注意力。

凌厉知道毒蝎心狠手辣,见他们任务失败,恼羞成怒之下,说不定会直接了结他们,还不如让他们的退出,为自己争取点时间。

他一路奔跑才暂时摆脱毒蝎的追堵,渐渐的,夜幕即将降落,那一轮挂在树梢的红日,更像被敌人刺破的心脏,把天边染得一片血红。

夜里是机遇也是挑战,难度和危险也开始升级,毒蝎六人盟一直紧咬着凌厉不放,而且他们有六个人可以轮流放哨休息,而凌厉只有一人,他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和警惕。

此时,他发现前方有一小组,获得了第二把钥匙,离到达宝藏点的路程已经进行了三分之二,第二把钥匙才出现,这是不是意味着第三把钥匙,从这里开始到目的地的路程里,都不会再有,真正的钥匙在目的地,

那么,只要躲开其他人,提前到达目的地寻找真钥匙,一定可以率先获得宝藏。

凌厉心中陡然生出一计,他再次悄悄把自己隐藏到了黑暗中,目光紧盯着还在窃喜的两个‘小伙伴’,黑眸中寒光一闪。

既然毒蝎那么喜欢盯着他,那他也该让他尝尝,被别人盯着的滋味。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更何况他们是在结盟的情况下对其他组员无差别攻击,倘若他们身上有两把钥匙,是不是就会成为树大招风的境况?

那些被逼得没有退路的弱组合,就不信不会联合起来对他们进行攻击,反正没有什么以多欺少的心理负担,毕竟大家是有样学样。

很快,凌厉靠偷袭,把那两个刚刚获得钥匙的组合给击晕,特意给他们留下线索,然后自己主动把钥匙‘送’到了毒蝎联盟的附近。

结果半夜,凌厉就听到开战的声音。

他唇角一勾,目光更加坚定,拐了一个方向,与大部队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

有了其他‘友军’的拖延,他接下来的路必定会好走很多。

他仔细研究过地图,往东会有一条河道,如果顺着水路走,距离肯定要比直线的陆路远上许多。

但是算上他们还要寻钥匙的时间,水路还是有胜算的,而且最主要的一点,他只有一个人,但他也需要休息,顺着顺流的水路走,夜晚也可赶路,也可休息,至少降低了被人为偷袭的可能。

他用最快的速度,用从其他队伍中掠夺来的绳子装备,在岸边做了一条简易的竹筏,无惊无险地漂了四天,终于到达目的地。

毒蝎也不算笨,在这四天里,他找遍了附近,也没有搜索到凌厉的踪影,加上自己这几日被不断的围堵攻击,把他折腾得够呛,唯独不见凌厉出手,哪怕他们被围堵时处于弱势,也没见凌厉出来捡漏,很快他就察觉到这一切都是凌厉的计谋,

于是他果断放弃搜索,带着剩余三人的联盟队伍急忙赶往了目的地。

这次毒蝎学精了,他不急着找人,已经过了四天,凌厉早就逃离了他们的追踪范围,

她决定先找最后一把钥匙,然后埋伏在了钥匙附近,就等着凌厉自投罗网。

可凌厉坐了四天竹筏,就跟没了方向感似的,到了目的地之后,又在附近转悠了两天,就是没找到钥匙,毒蝎一连几天的蹲守,干掉了一拨又一拨前来挖宝的队伍,

就剩最后一把钥匙,大伙都跟失心疯似的,拼命地往这里抢,毒蝎几人不得不高度警惕,把前来的任何一组队伍一一干掉,不让任何一个队员走漏自己埋伏的消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