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凌总今天又被打脸了 > 第二百七十五章 筹谋
就在几人觉得快消灭得差不多时,宝藏目的地中心的方向,传来了爆破的动静,

一联盟小组成员惊呼说:“蝎子哥,宝藏墓室被人打开了,可三把钥匙不都在我们这里吗?”

“难道还有变故?不止只有三把钥匙?”另一成员补充说。

“那怎么办?我们还要继续埋伏姓凌那小子吗?”

毒蝎脸上的肌肉有些绷紧,一脸的怒火中烧,他是想干掉凌厉,可他也要赢,谁敢抢他的宝藏,他的下场会比凌厉惨好几倍。

若他对凌厉的要求是死,那么他对抢他宝藏的人就是要他不得好死。

“走!”毒蝎愤怒地命令,转身时,脑门那条蝎子疤似乎也跟着危险地蠕动了两下,随时有吃人的准备。

装有宝藏的宝箱被藏在一个地下墓室里,凌厉已经明确进入了宝藏的接近范围,最后阶段不可能没有危险。

墓室石门是凌厉故意爆破的,不为他的,他现在不想花那个时间去找什么暗门开关之类的,他比毒蝎想的还要有心机,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独自转悠的两天里,迟迟没看见毒蝎的身影,以他们的实力,也绝对没有被干趴的可能,那么就只剩一种可能,他们已经正在最后一把钥匙地点那里埋伏,就等着他自投罗网。

可他偏不如毒蝎的愿,他拿不到钥匙,他还不能去拿宝箱了?就算毒蝎收集了三把钥匙,他没有宝箱,那三把钥匙就是三把废铁,大不了最后他直接给箱子一梭子,野蛮凿开,实在不行直接爆破,大家都别想赢好了。

他的计划里,最坏的结果就是最后大家都没能得到宝藏,他的故意爆破,弄出大阵仗,就是为了吸引所有人到来,

只要场面够乱,就是修罗场,他未必就会输,而且人多的地方,浑水摸鱼的机会也多。

果然,毒蝎几人一进来,就看见地上掉落的许多箭矢,

“小心,这里有机关,”毒蝎吩咐道,几人几乎是贴着墙壁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随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虽然现在是白天,可是进入墓室,就是不见天光,四周昏暗无比,角落和过道的墙壁上,只摆着几盏照明用的油灯,在逼仄的甬道里无风摆动,明明晃晃,不似人间。

前方忽然传来几声惨叫,几人的心又揪了起来,走起路来更加小心翼翼,手中紧握着尖刀,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前进。

忽然,一个满身是血,皮肤溃烂的成员发疯地向他们冲来,见人就扑咬,他的胸口处还扎着一把尖刀,可他的行动却迅猛无比,

毒蝎几人不断闪躲,快速攻击,搅动的气流随时能把墙壁的灯火吹熄。

这人似乎已经没有痛觉,双眼泛红,不管毒蝎在他身上再扎几刀,他也依旧毫无知觉。

最后,毒蝎的尖刀残忍地扎进对方的喉咙里,他才彻底气绝。

“蝎子哥,老麦被伤了,”一成员捂着受伤的成员的脖颈说,

老麦被咬的地方血肉模糊,黑血不断地往外流,这场景,任谁都会觉得这人是中毒了,而且极有可能的变化就会像刚才那个‘丧尸’一样,进行无差别攻击。

毒蝎冷眼擦着钢刀,眼中的狠厉再明显不过,

“蝎子哥,不要,不要呀,”老麦不断地求饶,惊恐的脸在油灯的照耀上油光闪闪,

一声惨叫后,前方的墙壁上溅洒出了一道血痕,上面俨然还带着体温,乍一看,恐怖程度就像召唤地狱魔鬼的符文。

杀人不眨眼,对和自己共过患难的盟友也绝不手软,连施救的念头都没有,果真够毒。

毒蝎走后,一道黑影缓缓从两具尸体边上掠过,地上的老麦死不瞑目,那位‘丧尸仁兄’则更加惨烈恐怖,脖子和脑袋的地方,可以用‘藕断丝连’来形容,黑血都渗到了土里。

触目惊心,可见毒蝎的凶残。

凌厉摇头说道:“明明有抗生素却不用,与这样的人结盟,你也是活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着,都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凌厉并不觉得他们有什么值得同情的,更何况,他们还想杀他。

这段时日的残忍磨练,他的心僵硬了许多,也狠了更多,那些不必要的感情,他一分也不会浪费。

凌厉在刚进墓室时就中招,地上的那些利箭就是冲他发射的,幸好他反应够快,否则他现在也是一具插满箭矢的稻草人,说不定也和‘丧尸’兄弟一样,意识不清,惨不忍睹,成为一个不受控制的嗜血怪物。

意识到自己不能急功冒进,他干脆躲在暗处,等毒蝎带他进去,但总有一些比他还要冒进的人,成了他们的‘引路人’。

眼见毒蝎已经顺利进入主室,在原来摆放棺椁的地方,赫然换成了一个宝箱,毒蝎两人同时一喜。

现在的输赢已经毫无悬念,三把钥匙,一个宝箱,都在手中手里,胜利的果实已经摆在眼前,胜负一目了然,毒蝎的眉眼全是喜色,眼睛分外明亮,可身上戾气太重,反倒让人觉得他目露凶光。

在寻宝过程中,中间虽有波折,可并没有出现像毒蝎想象中的那种生死存亡,惊心动魄的危难时刻,他敏感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刚刚扬起的阴鸷笑容瞬间格住。

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赢得有些轻松了?

按理说凌厉不可能毫无作为的,钥匙、包厢,他一样没捞着。

不应该呀!毒蝎的神色变得凝重。

“蝎子哥,怎么了?”一旁的仅剩成员不解地问道。

毒蝎没有回答,眼神思忖两秒,下巴一抬,冲自己唯一的成员吩咐说:“开箱。”

本来此时此刻开箱是毫无疑问的事情,可毒蝎的犹豫和命令,让那人心里也跟着警惕起来。

思想开始不情愿,动作也在慢吞吞的颤抖中,毒蝎本能地后退了两步,这更加加剧了对方的恐惧。

他本能的想要逃离,可身后的毒蝎手里紧握的尖刀似乎已经蓄势待发,他想起了刚刚老麦死时的惨景,他的情况已经进退维谷,只能硬着头皮,把古朴的铜色钥匙插入了宝箱的钥匙孔。

一秒、两秒……周围安安静静,

没有危险,一切都很正常,他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再尝试转动一下钥匙,心里已经作好了一万个准备,想到了或许上空掉下危险,四周射出毒箭,箱子里放出毒气等许多的可能,倘若扭动钥匙的那一刻有异动,他立马逃离中心。

“咔嚓”一声,四周依旧没有异常,他再轻轻掀起箱子的一条小缝隙,依旧安然无恙。

他长舒一口,心也跟着淡定了下来,看来真的是有惊无险,他们成功了。

然而,就在他彻底打开箱子的那一瞬间,箱子的重心变了,他明显感到箱子底部传来的动静,不,是整块地板都在颤动,

他撒腿就跑,可已经来不及了,

他腿再怎么长,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凌空飞跃吧,室内的整片地板,都掉了下去,

而刚刚那个炮灰队友,不能免遭于难,被底下埋藏的长枪贯穿了全身,跟个烤串儿似的被挂着。

而在他旁边,安安静静躺着一个和刚才宝箱一模一样的箱子。

这应该就是真正的宝藏了。

就在刚刚他打开宝箱的那一刻,毒蝎感觉地板有动静,他离旁边刻磨打造壁画的石壁很近,在地板掉落那一刻,借着巧劲儿跳到了石壁上,堪堪能站稳脚跟,亲眼目睹墓室地面坍塌,同伴被刺穿的场景,而他只觉得庆幸。

他无比庆幸自己留了一手,否则下面那个肉串儿就是自己了。

而一直躲在石柱后的凌厉早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石柱是支撑整个地宫的支柱,从地下一直往上,根本不会断层,

他刚才站着的地面其实就是凌空搭建的一块挡板,根本不会真正和柱子相接,而他也是发现,貌似和柱子相接的地方,缝隙比正常的都大,用手一探,似乎还感觉到一丝凉风,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他拔了一根好几月没剪的头发。

果不其然,发丝被吹弯了。

石柱与地面居然有风,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下面还有一层,所以在发现地板震动时,他第一时间抱紧了承重柱,目睹了堪比地震的毁灭场景。

此时的毒蝎已经下去,他毫无疑问地打开了箱子,里面是装着一台类似平板的仪器,是用来验证指纹身份用的,

只要指纹验证完毕,组织就会知道是谁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此刻的他,无疑是兴奋的,以至于脑中只剩一个强烈的念头——验证。

却不料,就在他放松警惕的一瞬,凌厉带着尖刀赫然出现在他背后,尖刀的寒芒在烛光的衬映下,锋芒毕露,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意。

毒蝎一个侧转翻身,堪堪躲开了凌厉的偷袭,可他腰间的挂包却被凌厉的尖刀割断,被凌厉拿在了手中。

“哼!原来是你,看来你是一早就埋伏好了,箱子已经打开了,验证仪器也在我手上,你抢到钥匙又有什么用?”毒蝎嘲笑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