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都市小说 > 起航1998 > 第160章 内耗(下)
“设计处长仅仅相当于车间里的工段长,不是真正的部门负责人。”耿文辉说出了真相道:“如果真要追究部门负责人的责任,肯定是要由我来负责,而不是你。”

“但是!”他话锋一转道:“老 胡很清楚不能直接对我进行追责,否则我爸绝对会出面干预,所以他想通过处罚你来达到对我进行报复的目的。换句话说,你是替我受过。”

李思总算听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展颜一笑道:“那我心里好受多了,替你受过我很愿意。”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耿文辉把脸一变道:“这次我可真要批评你了。”

闻听此话李思禁不住身子一颤。耿文辉从来没有对她说过重话,即便批评时也是适可而止,尽量不让她太过难堪。如今突然说的这么直白,李思心里便没有了底。

“上次我已经提醒过你了。”耿文辉道:“公司规章制度规定的很明白,在岗期间不得从事与工作无关的活动。假若手底下的员工因为玩游戏而被抓,作为设计处的负责人你是逃脱不了问责的。”

耿文辉不满道:“可惜你没把我的话当回事。假如你当时管住黄海滨他们,绝不至于出现今天的窘况。”

李思赶忙承认错误道:“主任,是我大意了。”

“年轻人就像一棵小树,需要你不断地帮他们修整才能正确的成长。”耿文辉敦敦教导道:“假若你放任自由,他们不闯祸那才叫怪呢。”

李思连声承认错误,耿文辉只得道:“这几个学生难逃处罚,你作为主要负责人也一样。”

李思知趣地没有作声,耿文辉又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挨次罚对他们来说不一定是件坏事,能让这帮年轻人明白社会跟学校和家庭不是一回事。参加了工作后,做错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想逃避是不可能的。”

“还有你!”耿文辉加重语气道:“这次挨了罚好好反省一下,不能再用以前自由散漫的管理方式了。”

他见李思的脸色有些难看,忍不住语气一软道:“算了!你也别太往心里去,罚的钱我想办法给你补上就是。”

“不!我该罚!”李思有些惭愧道:“以前的确是我管的太松,今后我一定对他们严格要求。”

好说歹说才把李思安抚好,耿文辉暗道:“李思的问题在于信心不足。近年来设计处新来的多是正规院校的本科生,仅是中专学历的她管理起来自然颇多顾忌。还是得鼓励她大胆管理,该罚就罚,该奖就奖。”

胡坚毅总算抓住了技术中心的短处,哪里肯轻易放过,三番五次催着耿继成召开董事会商量处理。

耿继成劝道:“老 胡,部门内部的小违纪,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让技术中心看着处理不就行了,何必大动干戈?”

胡坚毅坚持道:“这可不是技术中心自己的事,还牵扯到我们后勤上的章焕标。技术中心自己违纪不说,还把我们后勤的人硬拉下水,这样恶劣的事情不处理,以后那还了得?”

耿继成心如明镜,心道:“你不就是想借力打力让我儿子难堪吗?要不是看在我们两家是亲家的份上,老子可不会给你面子。”

打发走胡坚毅后,耿继成赶紧跟儿子打电话商量。耿文辉听罢淡然道:“爸,胡总要求开就开吧。反正事情不大,按照公司的规章制度处理即可。”

耿继成提醒道:“人家可是另有用意,你明白吗?”

“我知道。”耿文辉笑道:“我不是说了吗,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玩游戏又不是什么大罪,也算是给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上一课。”

耿继成见自己的儿子气定神闲,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心下一宽道:“文辉,这件事上老 胡着相了。”

耿文辉道:“胡总脾气向来如此,严以待人宽以待己。他自己整天在办公室里对着计算机玩纸牌游戏,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吗?”

耿继成呵呵笑道:“你小子,原来什么都知道。”

“爸,这件事并不复杂。”耿文辉道:“胡总怎么想的咱不管,无论牵扯到哪个部门的人,我们都按照规章制度正常处理就行。”

耿继成不禁一乐,心道:“违纪的人里面还有后勤的一个小伙子。不管是不是设计处的人请他去的,反正只要玩了游戏都要被处理。我作为领导总得一碗水端平,即使部门不同也必须一视同仁。”

下午两点钟,董事会在小会议室正式召开。除了胡坚毅和耿文辉外,其他董事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彼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耿继成点了遍人头道:“下面开始开会。今天会议的主题是,技术中心设计处和后勤部门的三个年轻职工竟然在上班期间玩游戏,被胡总抓了个正着。”

众人这才明白今天开会的目的,齐刷刷把目光对准了胡坚毅。胡坚毅老脸一红,硬着头皮道:“这些年轻人太不像话了,上班期间竟敢玩游戏,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孔昭华直笑道:“老 胡,就这么点事还用的着兴师动众地商量吗?让技术中心处理不就完了?”

胡坚毅梗着脖子道:“还有我们后勤的人呢!”

“那更简单了!”孔昭华不满道:“你自己处理不就得了,干嘛把我们大伙都叫来?”

“这个……?”胡坚毅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年轻职工玩游戏最多罚一个月津贴,并不能算得上是大事。

自己原本是想把事情搞大才逼着耿继成把众人喊来,如果不把小事搞成大事,自己就会变成大家的笑话。

“耿主任,你手下的职工违反纪律玩游戏,你说该如何处理?”胡坚毅忙不迭把矛头指向了耿文辉,只要他敢袒护自己的手下,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小到哪里去。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耿文辉并没有为自己的下属竭力狡辩,而是规规矩矩道:“胡总,公司的规章制度写的明明白白,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个人决不护短。”

“你……?”胡坚毅瞠目结舌下情急生智道:“设计处长李思负有监督不力的直接领导责任,她也应该一同受到处罚。”

“嗯,你说的很对。”耿文辉欣然赞同道:“李思没有管理好处里的职工,确实应该处罚。”

其余董事们都有些看不懂了,一向能言善辩、袒护属下的耿文辉这次是怎么了?怎么会顺着胡坚毅的意思来,丝毫没有反对的意见。

胡坚毅更是没有想到耿文辉连李思也不力保,轻松地同意了他的处置意见。云山雾罩搞不明白对方意图下,他一咬牙道:“为了警示全体职工,我建议将李思撤职,并开除违纪的三个职工。”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孔昭华道:“老 胡,你莫不是气糊涂了?公司的规章制度里明确规定,在岗期间从事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予以批评并罚款处理,罚款金额为该职工当月工资。”

他提醒道:“不按规章制度处理,反倒要撤人家的职还要开除职工,这么重的处罚总得有依据吧?没有依据人家怎么会接受呢?”

胡坚毅蛮横道:“规章制度也是我们制定的,解释权在我们手里,还不是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你这是胡闹。”孔昭华不满道:“白纸黑字的规章制度摆在那里,你作为领导带头不承认,以后让职工们怎么信服?还拿什么来约束人家?”

“是啊!”衷保国也摇头道:“人无信不立,当初我们推行这套规章制度费了多大的劲。你要是带头否定它,职工们可不会再把它当回子事,我们这几年来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胡坚毅不服道:“以前因为违纪开出了多少人,怎么到了设计处就不行了?难道设计处就特殊不成?”

耿文辉见他话里话外都把引子往设计处身上推,不禁一笑道:“胡总,一码归一码,你别把不同性质的事情混在一起行吗?”

“我怎么混在一起了?”胡坚毅强自辩解道:“李昭瑞不是被开除了吗?欧阳勇也被开除了,怎么那几个小孩就不能被开除呢?”

耿文辉呵呵笑道:“李昭瑞窜岗打人闹事骚扰女同事,欧阳勇收受贿赂徇私舞弊,他们做的这些事哪一件不是恶劣之极?而你逮住的那几个学生不过是稚气未脱忍不住玩了把游戏而已,难道非要把他们扫地出门吗?”

“哼!还而已?”胡坚毅愤愤不平道:“那么严重的违纪到你嘴里就成了而已,我看你才是放纵他们的罪魁祸首!”

胡坚毅一个不小心把实话说了出来,在场众人都惊得瞪大了眼睛,耿继成脸色登时沉了下来。

孔宪斌抱打不平道:“胡总,你要说耿主任放纵属下的话,你不也是放纵自己的手下职工吗?别忘了,抓住的三个小年轻,里面有一个是你们后勤的。”

胡坚毅死不认账道:“那也是被他们设计处的人带坏了,要不然他怎么会在设计处的办公室玩游戏?”

耿继成见胡坚毅一意孤行闹得有点不大像话,只得咳嗽一声道:“老 胡,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耿继成一发话便等于给事情定了调子,而且众位董事也不相信他会由着胡坚毅瞎胡闹来整自己的儿子,当下大伙都把目光聚到了胡坚毅身上。

胡坚毅梗着脖子不服气道:“话都没说明白,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好!”耿继成瞪起眼睛道:“你想把话说明白,我就说给你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