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在龙族当老师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低调的陆离教授
  晚上七点整,舞台上暗红色的大幕缓缓拉开。

  第一个出场的不是漂亮且神采洋溢的主持人姑娘,而是昂热。

  这位年龄高达一百三十多岁的校长站在舞台中央,橘色的光柱照在他的身上,让整齐的银发熠熠生辉。他浑身上下都沐浴在光芒中,脸上坚硬的肌肉线条也变得柔和起来,仍是那副黑西装配红玫瑰的装扮,不过少了冷峻的气质。

  “真帅啊……”罗纳德·唐在心里默念,“我要是老了有他一半帅就好了。”

  他的座位位于第三排,左边是路明非,右手是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卷发,看起来好像宝莱坞片场走出的明星。

  而前方则是除终身教授以外所有的教授们,他们都是各个科目的任课老师,年龄普遍在四十岁开外。当然也有例外,年轻的陆离老师就在第一排,旁边还有两个英俊且阴柔的年轻人,应该是兄弟。

  前排还有一位红头发的年轻女性,在全是大老爷们的前两排,想不引起人的注意都难。

  “亲爱的同学们,今天是卡塞尔学院09级的开学典礼,我代表全校师生和全世界的校友们向你们表示衷心的祝贺与欢迎!”

  全场肃然起敬,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

  每个人都昂首挺胸地拍手,以示对这个老人的尊重。

  “我想你们都听过卡塞尔学院这个名字,却不知道它代表着什么……”校长的开场白还在继续。

  根本不需要挥手示意,充满磁性的嗓音刚刚响起,如连绵的掌声立刻偃旗息鼓,配合得十分默契。

  昂热接下来讲述的和普通的开学致辞没什么区别,无非是普通高校汇报自己的办学成果,比如开设了几个博士点,有多少个实验室云云……而放在混血种里最惹人眼球的,无疑是对龙族的战绩。

  什么奥丁遗迹、日本之行、三峡屠龙……每一个转折都能引起学生们的惊呼与赞叹。

  可罗纳德·唐听不懂,他是个比路明非还新的新人,虽然由古德里安教授给他做了入学辅导,但对于混血种的历史还是两眼摸黑。

  总之他觉得卡塞尔学院好厉害,好牛逼,竖起大拇指就对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年轻人吧。”

  昂热的致词已经接近尾声,“狮心会与学生会都是优秀的社团组织,今年的新生联谊会规模也让我大吃一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们都是最优秀的混血种,也屠龙的火种,我期待你们在屠龙的战场上发挥自己的优势。”

  到这里话锋一顿,音乐也变得凝重起来,到最后竟然停了。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终结混血种与龙类的战争,将所有的龙类都送回地狱!”

  校长的目光扫视下方,所有被他注视的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脑加快分泌激素,他们的心跳加快,快到像是上战场前擂了重鼓。

  这是一场极具感染力的演讲,每个人胸腔的火焰都被点燃了,他们在激动,激动到恨不得现在就有一条龙出现在面前,用牙齿与手掌将它撕碎。

  音乐被推向高潮,更加猛烈的掌声好像要掀飞礼堂的穹顶。

  就连教授们也面面相觑,昂热的致辞不同于以往,他很少在开学典礼就不吝啬于自己的赞美之词,可今天却一股脑地说了出去,仿佛屠龙的任务真的会在这届学生手中画上圆满的句号。

  学生们大多听说昂热的名号,能被屠龙传奇这样称赞,无疑是一种殊荣。

  “终结混血种与龙类的战争!将所有的龙类都送回地狱!”同样是第三排坐席,一个好听的声音忽然重复了校长的最后一句。

  她振臂高呼,栗色的长发在肩头起起落落。

  这声欢呼就像萨拉热窝事件的枪声,当然它没有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战,但在学生中造成的影响力却不亚于此。

  每位学生都情不自禁地喊起这句口号,连音乐与鼓掌都被压倒了。

  罗纳德·唐也跟着装模作样地喊了几句,然后低声问:

  “明明,这是什么套路?”

  要不是现在是2009年,他都以为这是某次世界大战前的动员会。

  “营造氛围,你就当是重复宣誓词就行。”路明非低声说,“本来他们是找我的,但我嫌弃这件事太丢脸,就没干。”

  “他们是谁?”罗纳德·唐问。

  “新生联谊会。”路明非的目光往右侧瞥了瞥,“你右边就是新生联谊会主席,他的原话是‘只有领袖才能附和另一位领袖,路明非这个殊荣非你莫属’。”

  罗纳德·唐不由得把目光转向最开始出声的年轻女孩,正是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的新生夏弥,由于对昂热的尊敬与崇拜,她率先呼应后也沾了几分光,相信今晚之后这个名字会成为守夜人讨论区的话题。

  “这么好的机会出风头你都不要?”罗纳德·唐瞪大眼睛,“他们应该来找我的!”

  “屁,猥琐发育才是王道。”

  路明非当然不需要这个殊荣,当然夏弥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到底觉得这件事光不光荣,他就不知道了。

  欢呼声渐渐停歇。

  “我已经感受到你们的决心了。”昂热淡淡地笑了,转身下台,“明天就是自由一日,希望你们玩得开心。”

  “哦,对了,今年我觉得可以修改一下特别校规。”校长忽然停住,做了一个补充,“为了庆祝上半年在屠龙战场上取得的胜利,今年的自由一日,你们可以动用弗丽嘉子弹。”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礼堂再次沸反盈天。

  所有人都因为这个消息而激动,除了曼施坦因教授,光秃秃的脑门仿佛更亮了,有一只手正在拘谨不安地挠动。

  位于第三排左侧首位坐席的恺撒·加图索率先鼓掌,他的目光越过中间的新生阵营,直指右侧坐席,那是狮心会的领地,落点是最右侧首位的楚子航。

  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般,他也侧过头,正好在路明非的位置交汇。

  由于距离路明非比较近,两道犹如狮子般的目光让罗纳德·唐如芒在背,他觉得压力好大,颤颤巍巍地问:

  “明明,自由一日是什么?我怎么看见那两个暴力分子好像很激动?”

  “真人CS,听说往年都是用水彩弹之类的小玩意,今年校长真舍得下血本,连弗丽嘉子弹的权限都开放了。”

  路明非喃喃自语,似乎看穿了老唐心里的疑惑,主动解释道:

  “弗丽嘉子弹是一种特殊的炼金子弹,打在人的身上会造成类似中弹身亡的效果,弹头会汽化成红色的气体,里面含有强烈的麻醉剂。”

  “我去,这么先进?”罗纳德·唐不由得心驰神往,哪个男人没有梦想着玩一次全真模拟的CS呢?

  他的CS技术也是一流的。

  “不仅如此,奖励也是非常诱人,我都在想要不要参与。”

  “有多少钱?”罗纳德·唐双目炯炯有神。

  “比钱过瘾多了,首先会获得‘诺顿馆’一年的使用权,就是那座特别豪华的别墅;其次,今年召开的‘学院之星’,你会保送到决赛,它相当于混血种社会的奥林匹斯运动会;最后,你在学院里追求的第一个女孩无法被拒绝,最少维持三个月以上的关系。”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我们兄弟组队啊!”

  此时礼堂内的灯光暗淡,学长与学姐们精心准备的节目已经开始,只不过罗纳德·唐没有心思观赏,摩肩擦掌,一脸的跃跃欲试。

  “那加入谁的阵营?学生会还是狮心会?”路明非问,“要是散人就算了吧,不可能在两个社团的较量中取胜。”

  “这不是垄断吗?”罗纳德·唐的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我要去控告他们违反了《反垄断法》!”

  “这倒不至于,无论你加入哪个阵营,到最后决战的时候,只要你能表现出远超两位两大的能力,冠军还是你的。”

  “那以你S级的水准还在犹豫什么?随便加入一个阵营,击败对方再打败老大,不就是问鼎冠军的宝座了吗?如果你不需要使用第三个特权,可以转让给兄弟我啊!”

  路明非捂脸,看起来仍在纠结:

  “我没想好加入哪个阵营,恺撒师兄和楚师兄都帮了我很多,总感觉加入其中一方是对另一个人的背叛。”

  “我靠,你以为拍苦情剧呢?”罗纳德·唐翻了一个白眼,“我相信以恺撒和楚子航的豁达,一定不会计较这些事的!”

  “他们不计较,我计较啊!”路明非挥了挥手,示意自己需要一个人静静。

  “很抱歉打扰你们的对话。”老唐右侧的男人忽然说,他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路明非,既然纠结不知如何选择,不如自立门户怎么样?”

  “自立门户?”罗纳德·唐挑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生联谊会的主席奇兰,每年新生入学,学生会与狮心会都从新生中吸收会员。而我们新生就像一盘散沙那样,被拆分、同化。我的领导能力不足,相信你可以壮大新生联谊会,把它打造成足以抗衡学生会、狮心会那样强有力的组织。”

  路明非叹了口气,心说又来了。

  奇兰是他前几天碰到的,向他索要签名的男性就是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这厮一上来就攥住他的手,说什么“终结龙族的命运”、“引领混血种社会”之类难懂的话,还要把新生联谊会主席的位置禅让给他。

  他可不会管理组织!

  这辈子唯一担任的职务就是文学社理事,说白了就是跑腿的,哪能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呢?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不不不,我只想安静的当一个美男子。”路明非推辞,把手指比在唇上,“陆老师要上场了。”

  “陆老师也要表演?”罗纳德·唐一脸震惊。

  “不是表演,陆老师已经达成了教授的进阶条件,今天是他晋升教授的日子。”路明非说。

  台上正在进行的表演是柴可夫斯基著名的舞剧《花之圆舞曲》,此刻已经接近尾声。翩翩起舞的姑娘们轻盈婀娜地旋转,伴随着重奏形式的圆号声,仿佛花间的精灵正在与仙女问答。

  单簧管与竖琴独特的音色演唱了结束曲,姑娘们提着裙角行礼,美得令人惊心动魄,有的人仍闭眼然回味她们优雅的舞姿。

  这场表演来自学生会的舞蹈团,当然学生们总喜欢称呼其为‘蕾丝白裙少女团’,几乎选尽新生中颜值最高的女孩。

  与其相比,狮心会就落了下乘,他们表演的节目是‘古罗马摔跤术’,几个精壮的汉子在台上搏斗,汗水顺着他们肌肉的线条流动,展示了无与伦比的肌肉美与力量感,倒是引来了不少女学员的喝彩。只不过由于每年入学男女比例都是失调的,大多数人更喜欢学生会的表演。

  “接下来出场的,是陆离老师,我相信在如今的混血种社会中,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主持人苏茜说,“现在让我们用掌声,欢迎他的登台!”

  位于第一排的陆离起身,系上了自己的西服扣子,缓步来到舞台的中央。

  “同学们好。”他以简短的三个字作为今晚的开场白。

  “我想在这里已经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因为大家都不想听千篇一律的唠叨,我是个年轻人,与你们的年纪相仿,最讨厌有人向台上喋喋不休,而我只能在台下干坐着。”

  说完之后,观众席上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教授之本,莫过于学生,以己之肩撑学生之长进,是我的终生所求。”他从苏茜手中接过自己的荣誉证书与身份指环,“知术欲圆,习技求真;行旨须直,修德求本。”

  “我会把晋升教授的激动、对领导关怀的感动和卡塞尔学院未来屠龙事业的心动,转化为自己终身学习、努力工作、无私奉献的行动!”

  他高高举起自己的荣誉证书,位于第一排的上杉小姐手捧鲜花为他赠礼,教授们也纷纷走到舞台上,与他握手合照。

  背后的大荧幕上也播放着终生教授们与校董们经过面容、声音处理的祝贺视频,满场掌声雷动,礼炮的拉花从天空坠落,数不尽的喝彩。

  教授晋升仪式简简单单,没有什么豪华的加冕,甚至可以说是朴素。

  当然谁要是觉得朴素才是真正的没见过世面,准确的说,这是低调,但是又有内涵。

  ——那些身居高位的校董,与在人类历史上留下浓重墨彩一笔的科学家们共同祝贺,已经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了。或许校长的葬礼,也就是这个待遇。

  荣誉与赞美只会流于表象,我不需要这些。

  这是陆离前几天拒绝盛大且隆重仪式说出的一句话,境界十足,所谓高山仰止,不过如此。

  陆离教授,名副其实。

  因为他的功绩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说解读《冰海残卷》或者发表了几百篇高深论文这样学术上的成果,单单是‘戒律人偶’这项发明,就足以让所有执行部专员感激涕零,永远铭记在心。

  何况他在面对龙王级别的对手中,都肩负了最危险、最艰巨的任务,也就是‘老师’这个身份隔开了他与女生们的距离,否则今晚不知道有多漂亮的姑娘洗白白跑到一区303,自荐枕席。

  “陆离教授!”

  “陆离教授!”

  “陆离教授!”

  满场都是这个名字,再无其它的声音。

  年轻的教授听着观众席上的学生们喊出他的名字与职位,淡然一笑,看向自己手中的荣誉证书:

  “感觉还不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