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病娇夫君的宠妻守则 > 第四十四章 被抓走
春夏见到司马谦的情况慢慢稳定下来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之后看向了洛莲,“谦哥儿这情况已经出现多久了?”

房间里面,春夏把窗户全部都打开了,让新鲜的空气流动进来,之后又看了看司马谦的脸色,已经逐渐恢复了红润。

她也没有想到,司马谦的身体已经差到了这种情况。

之前知道司马谦的身体不行,却不知道已经差到了这种地步,如果不是春夏把了脉,还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春夏的心情十分复杂地看着司马谦,按照司马谦这个身体状况,可能撑不了几年了,这要是让洛莲夫妇知道了,也不知道该有多伤心。

洛莲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身子骨很弱,却不曾想已经弱到了这种地步,虽然春夏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从春夏的表情也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出点什么了。

“谦哥儿小时候的身子骨十分硬朗,跟别的小孩子相比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可是自从之前他冬日里突然生了一场大病,就落下这病根了。”

说起司马谦的事情,洛莲的话头止不住了,她迫切地需要一个人来帮她纾解一下情绪,因此洛莲根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

“谦哥儿这种情况已经有约莫快十年了,这十年偶尔也会有这种情况,可是最后都是谦哥儿意志力顽强挺了下来,否则……否则……”

说到这里,洛莲的声音开始变得哽咽,她的眼眶红红的,眼泪就快落了下来。

一直在一边沉默着的司马林拍了拍洛莲的肩膀,示意洛莲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对春夏说;“春夏,你也别瞒着叔和你的婶子了,谦哥儿这身体……还有救吗?”

司马林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语气十分沉重,特别是在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春夏几乎可以感觉到司马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几个字。

听到司马林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春夏见到洛莲的肩膀都开始抽动了起来,只能听到呜呜呜的哭泣声,一时之间场面也跟着沉重了起来。

春夏看着洛莲这样十分不忍心,可是司马谦就这样死气沉沉地躺在床上,别说是一个母亲了,就是春夏身为一个跟司马谦相处过一段时间的人,也都觉得十分难受。

只是司马谦的这个病症,与其说是生病,不如说是中毒,为什么司马家一个个都跟毒药扯上了关系?

春夏有些不能理解,只是如今已经不是探寻这些问题的时候了,司马谦她一定要救下来,不论任何代价。

这么想着,春夏轻声说:“婶子,叔,你们担心啥?有我在,定是会治好谦哥儿的病的,你们就放心吧,只不过要给我一点时间。”

春夏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洛莲的情绪慢慢地稳定了下来,她透过泪光看到了春夏的脸,最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春夏,差点忘了外面还有那些才狼虎豹等着你,你放心,叔一定不会把你交出去的。”

司马林一向沉默寡言,如今突然说了这么长的话,倒是让春夏觉得十分震惊,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些许感动。

要知道遇到这种事情,常人几乎都是有多远就躲多远,压根不会想着要跟这件事情扯上任何关系。

可是司马林和洛莲却是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春夏的这边,如今春夏跟司马家二房之间,也算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这么想着,春夏看了看外边,眼下外边的人该散的已经散了,只剩下了几个二流子还留在外面徘徊,等着春夏出门。

春夏自然是觉得十分讥讽的,要是一个两个糊涂也就算了,这一个个的都如此不要脸,实在是刷新了春夏的三观。

那个假道士被一些人奉作上宾,一个个村民争先恐后地想邀请这个道士去给他们看风水,春夏见到这件事情也只觉得嗤之以鼻。

古人真好骗,这个道士不过是使了一点障眼法,就把这些人哄得服服帖帖,还真的是十分讽刺。

春夏看着面前的这些人,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帮司马谦熬着药,这些药都是对肺十分好的,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先把司马谦的呼吸道调好。

恰好现在是在古代,而且青山村又是依山傍水,空气和气候都十分宜人,就算是冬季也不会冷到哪里去。

否则司马谦的身子还不一定能够受得了季节的折腾。

春夏熬完了药之后,看看天色,天已经擦黑了,这些人也差不多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他们也不会真的傻到在这里等这么久。

就在春夏走神的时候,王氏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

王氏的性子一直都是泼辣的,并且王氏的娘家好歹还是个地主,因此这些人对王氏还是十分忌惮的。

所以见到了王氏从那边过来之后,许多人都作鸟兽散,不再继续等在司马家的二房门口。

王氏是听到了消息之后匆匆赶回来的,原本还不知道李氏会在自己回娘家省亲的时候搞事情,后面听说了之后,王氏可是压不住自己心里的火气了。

早王氏就知道李氏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原来都在这里等着呢。

王氏人还没进二房的院子里,就已经让附近的人都听到她的声音了。

“哟?这不是老三家的吗?怎么混得这么惨要到老二这里来着?”王氏见到李氏的表情,只觉得心里十分痛快。

李氏见到王氏之后,心里是有些胆怯的,可是想到这个假道士信誓旦旦地说要把春夏给除去李氏的胆子又跟着大了起来。

“老大家的来了,我还以为是怎么了呢,不会是娘家不要你,所以你就又回来了吧?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在省亲不过夜的。”李氏的话十分尖酸刻薄。

确实,如果是要回娘家的话,正常情况应该是要在娘家过个夜,之后再带一些娘家给的东西回来,才算是风风光光的省亲。

只是王氏如今急匆匆地回来,难免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

不过。这么多年了李氏都斗不过王氏,自然是说明了王氏有她厉害的地方,而不是只会逞一时之快,否则王氏也就不会回来了。

“我怎么会回来,老三家的,你心里还没有一点数吗?”王氏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氏,看得李氏的心里有些发憷。

春夏见到王氏来了,并不想让王氏牵扯到这次的这件事情来,因此赶紧走了出去,看着李氏和王氏,然后说:“婶子,你回来了?”

春夏必须要找个借口给王氏让王氏下得来台,否则也太让人寒心了。

这么想着,春夏还想继续开口说几句,却被王氏给打断了。

王氏最讨厌的就是李氏这种明明尖酸刻薄所有人都知道,还要到自己的面前装什么岁月静好的模样。

因此听到了春夏的话之后,王氏立刻顺着春夏的话说:“回来了,这不是没想到我就离开了一会,就有人想痴人说梦了。”

“那么关心我从娘家带着什么东西过来,倒是不知道你这图的什么?我可是不会三番两次地找别人要补品呢。”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还是不少的,别人有什么东西,李氏都想着去分一杯羹,哪怕是关系十分淡漠的亲戚。

因此许多人对李氏的印象算不上太好,甚至觉得这个人唯利是图。

王氏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李氏的心窝子,虽说如今司马林的家门口已经没什么人在了,可是李氏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疼着。

这个王氏,还真的是跟之前一样牙尖嘴利,要是自己跟王氏硬碰硬的话,只怕是会让自己吃亏。

至于这个老二家的事情,自然是有那个道长在一边帮衬,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反而留在这里会出大毛病。

因此,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了,李氏装模作样地说:“我就是来凑个热闹,反正如今已经没啥事了,那我就放心了。照顾好谦哥儿。”

李氏的话很明显是冲着春夏说的,春夏不想搭理,却又不可奈何。

只是春夏可不会就这样放李氏离开,司马谦的毒会发作,完全就是这个李氏惹的祸。

“婶子别急着走啊,如今大家好不容易都在,不然把三叔也一起叫过来吧。”春夏别的不行,膈应别人这件事情还是很会的。

因此春夏说,“也不知道三叔是不是在家?毕竟有人说啊,三叔可是天天去那些什么怡红楼的看那些女子了。”

一边说着,春夏一边装作什么惋惜的模样,她如今要做的就是先把三房的水弄混。

谁都知道这个李氏跟上头的某个人关系不清不楚,因此这次春夏一定要找到办法,让李氏再也没有实权。

这么想着,春夏突然十分有干劲,只要能把给李氏撑腰的人全部都整治完,那么李氏就没靠山了。

看不顺眼李氏的人多了去了,也不缺她这么一个,只不过春夏算是给自己报仇,也是给洛莲还有王氏出一口气。

只是变故横生,春夏还没开口,就有人说要叫春夏赶紧自觉被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