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风起江南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月下夜话
雨越下越大,温曼珠此时却将闭上双眸,脑海一片空灵,似乎在睡梦中。

闭上双眸的温曼珠对周遭的一切都毫无所知,连天魁魔尊那犹如怒龙出海般来袭的长枪,也仿若未觉。

“小心!”看得这幕,颜明明不由焦急地惊呼出声。

惊雷长枪夹带崩天裂地之势而来,径直刺穿温曼珠的头颅,但却没有半点血液蹦出,只有一朵朵彼岸花四散飞舞。

“又是幻术?”天魁魔尊微微皱眉,却并不太担心,他自信那人类女人的剑招根本无法攻破自己的防御。

四散的彼岸花迎风飘舞,在天际凝聚成六团花簇,再化为六个温曼珠.

每个温曼珠各持一柄新月剑,分别舞动流光落刃、剑荡九天、百裂风罡、雷掣天闪、剑雨婆娑、冰封天下六式长风剑招。

“六剑合一!”随着其中一名温曼珠低声轻呼,六个温曼珠在舞动剑招时逐一靠近融合,最终合为一人。

而此时的新月剑,已然内敛得像是一柄普通的长剑,再不复光芒万丈的耀眼,只有一丝内敛的淡淡蓝芒。

但这一剑,让天魁魔尊心中浮起久违的恐惧和战栗,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风起之夜,看到了那身穿金纹黑衣男子,轻松写意地一步一杀,犹如死神般缓缓向自己走来。

恰巧此时,温曼珠也只距离天魁魔尊不到三米的距离,她那清美的脸庞与那黑衣男子的面容渐渐重合,让他心惊胆寒地呆在原地忘了抵抗。

“极斩!”

“啊!”听得少女唤出那成为无数魔族人梦魇的剑式,天魁魔尊神情瞬间崩溃,惊恐大叫一声,只想疯狂逃离此处!

而此时,温曼珠的剑招已至。

简单的一剑,却将天魁魔尊半个身躯斩破,难言的剧痛冲入天魁的脑海,让他放弃一切思考,唯剩逃跑这个念头。

只见其从手指的戒指中掏出一卷羊皮纸扔在地面,乘着传送法阵瞬间打开的时机,遁逃而入。

温曼珠眉头微蹙,似乎对这一剑的效果不太满意,正欲再补上一剑,那天魁魔尊却已然遁入传送法阵。

随着法阵消逝,天魁魔尊的身形顷刻间消失无踪。

此次被他逃离,下次想要手刃此人,却不知要等到何时。

无论如何,总算是赶跑了强敌,无尽的疲惫涌上身体,温曼珠脑海一阵眩晕,无力地瘫倒而下。

强行使用神魄灵泉的后遗症极大,温曼珠感觉自己自己每寸肌肤都在剧痛,仿佛被无数针扎般痛苦。

这痛处反而让她稍稍清醒,没有即刻陷入昏迷,缓和了半会,望着前来搀扶自己的颜明明,温曼珠疲惫的脸上浮起一缕笑意。

“看来不用死了。”

“那便一起好好地活。”颜明明轻轻颔首,随后搀扶着温曼珠快步离开了林泉山。

这里的情况,很快便会被魔域高层知晓,现在的两人根本没有再抗衡任何一名魔尊的力量了。

星夜赶路,中途遇到几波稍弱的魔族人,被稍稍恢复一些气力的温曼珠和颜明明干净利落地解决,没有留下痕迹。

经过几个日夜的赶路,总算走出了魔域的范围,来到人界、魔域和兽人之地的交界处。

这里灌木虽然还泛着几缕黑意,但大都已然是翠绿的了。

两女寻了处瀑布旁的一处狭小岩洞,在这度过一夜。

经过连夜奔波,两女全身上下都脏兮兮的。简单吃些东西后,颜明明拉着温曼珠到瀑布下的小湖洗澡。

起先温曼珠不是太情愿,但经不住颜明明软磨硬泡,再加上之前危机四伏时不觉得,现在暂时放松下来,也是觉得全身不太舒服,便也一起去了。

湖光山色,月色皎洁,一对美人一洗连日来的紧张和疲惫,在湖中欢乐嬉戏起来,一时间春光无限,只可惜没有人有此眼福。

短暂玩闹过后,两女窝在岩洞中,静静地看着天际之上的皎月。

自鹤陨落后,温曼珠似乎许久没有像今天这般卸下心防,此时清美的脸庞上的宝石美眸不再是布满冰霜,而是带着些许恬淡的柔和。

一如当年在翁城客栈中登高望星的那名小姑娘。

“大姐大你在想什么呢?”颜明明侧过脸轻声问道。

“什么都没想。”

温曼珠望着天空之上的皎月与繁星,脸上泛起恬淡微笑:“很久没有试过什么都不想,单纯地这样看星星了。”

看着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清丽少女脸上浮起的那抹恬静,颜明明忽地心中一痛。

不知她究竟经历了什么,竟是一直精神紧绷着,为了不断变强而拼命努力着,将所有情绪都隐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就这般一个人默默走了过来。

缓缓靠近,将温曼珠拥抱起来,颜明明缓缓闭上双眸,柔声安慰:“一切都会过去的。”

被人拥抱着,温曼珠先是娇躯一僵,在听得颜明明那柔和的话语时,渐渐松弛下身体。

她抬目望向天际那黯淡无光的昴宿,淡淡道:“是啊……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待萧雨大人复活,荡平魔域后,大姐大你想做什么呢?”颜明明眨了眨眼睛,好奇询问。

“大概回到我的老家……先复活我的父母,然后在家里继续平静地生活吧。”温曼珠畅想了下未来,微笑回应。

颜明明察觉到了少女眼中那抹阴霾,不动声色地转换着话题:“就那么和萧雨大人一起平平凡凡地度过一生?呵,这些年过来,除了萧雨大人,就没有再看上哪家的俊儿郎?”

说到这,温曼珠脑海中浮现一道身影,身穿宽大纯白帽衣,身姿飘逸,英武睿智,碧血丹心。

但可惜,他只是一缕魂魄,而今已然魂飞魄散。

微微摇头挥去繁杂思绪,温曼珠缓缓道:“我和萧雨哥哥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吧。一开始只是不满家里的安排,屡屡对他恶言相向。他被我说得急了,也会反驳我几句,于是我觉得他愈发可恶。”

“后面经过一次事件,我慢慢觉得他很特别,喜欢和他在一起谈天说地,喜欢呆在他身边的每一刻。据说我和他还有一丝遥远的血亲关系,所以我一直叫他萧雨哥哥……”

“萧雨哥哥离开后,我也愈发想念他。后来,我家里遭遇了一系列的变故,萧雨哥哥把他送到我身边,一直保护我教导我,待我很好。”

“一次我受了重伤,躺在他怀中,四周的雪景很美,他说等我好了就带我去看……现在想想,他直到最后离去都没有兑现诺言呢,大骗子。”

说到这里,温曼珠竟是笑着骂了出来,只是那话语中的温柔和悲戚,让听的人都不禁一阵动容。

从刚刚的只字片语中已然大概猜测出少女过去的经历,颜明明神色微怔,也是一阵感伤。

但也不愿温曼珠沉溺在悲伤情绪中太久,连忙出言缓和气氛。

“居然有两个目标,想不到大姐大你还挺花心的哟。呵呵……萧雨大人是个英雄,这是整个昊泽大陆的人都知道的事。你说的那个他也对你关怀备至,听你说也是很厉害的人呢。”

“真是难选择呀,其实你更喜欢哪一个呀?”颜明明挨了挨少女的肩,微笑问道。

“他现在已经不在了。至于萧雨哥哥……如果能再见到他,我想我就知道答案了。”思忖片刻,温曼珠这般说道。

“唔?你们居然还有一丢丢血缘关系!不过只要有爱,哥哥也是没问题的吧。”颜明明抬手对着天空的月亮比了个爱心的手势,暧昧地对少女微笑道。

“只是久远的关系而已……你觉得和润权在一起也没问题吗?”温曼珠微微蹙眉,反问道。

“当然……有问题。那家伙人是不坏的,就是喜欢调戏姑娘,当然我他是不敢的,但其他人嘛……”

似是想起什么,颜明明俏皮笑道:“呵,这次他护送那些各族美女回去,虽然被大姐大你告诫过不敢明目张胆,但有意无意地铁定从中占人不少便宜,运气好还会被几个眼瞎的姑娘看上,从此开启后宫人生。”

“他敢!”温曼珠眼眸闪过光芒,淡淡出言:“他要敢脚踏两条船伤人姑娘的心,我就替百烈叔叔剁了他。”

“大姐大威武!”颜明明捂嘴轻笑一声,旋即微笑夸道。

“说了半天光说我,你呢,今后没什么想做的事?”温曼珠转身望向颜明明,好奇问道。

颜明明抬目望向天空,面容温婉而柔和:“我呀。当然是找一个关心我,爱护我,疼我一个人,不骗我,不欺负我,永远相信我,永远都觉得我是最漂亮的那个人,然后相伴一生到终老,就这样了。”

温曼珠嘴角缓缓划起优美弧度,也和颜明明一般抬目望向天空,恬淡微笑:“如果可以,谁不想这样呢。”

两女紧挨着望向天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一夜无眠。

天亮以后,两女继续赶路,经过一两天的行程,终于到达了浈水城。

进入城内,眼前景象依旧,与当日相比并没有太大差别,甚至更繁华了几分,看来浈水城没了轸水蚓,也是件大好事。

就在此时,忽地锣鼓喧天,彩旗招展,一大队手持日月龙凤旗帜的仪仗队从街道内涌出。

几名身穿甲胄威风凛凛的汉子手持金瓜锤、朝天镫,几名千娇百媚的宫女手持鹅朱宫扇等物事也紧随而来,接下来坐在曲盖伞下的几人也终于现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