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都市小说 > 如果现实游戏化 > 294 【无情怒喷】
  晚上十点。
  距离校庆晚会结束和落幕时间,只剩下一个小时了。
  正坐在台下观看表演的观众们,到了这个点,也难免开始有点疲倦了,精神也开始有点恍惚,开始分神了。
  一般到了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个稍微有些爆点节目, 将观众们的兴致重新给拉起来了。
  所以原本定在这个时候进行表演的节目,就是《南轩之语》的演唱。
  而此时此刻,由于被原定的两位歌手临时放了飞机,现在整个学生会之中,气氛紧张得已经逼至零点。
  从上级到下级,从大到小,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大气不敢出一下的状态。
  谁也不知道, 该怎么面对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
  三倍违约金的赔偿, 这可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这种问题,学校肯定是不会下放经费帮忙解决的,这笔损失只能由学生会来负责。
  除此之外,他们还将损失掉李响这个非常高质量的客户。
  抛去臭脾气不谈的话,李响对于南轩大学的学生会而言,有着非常不小的意义。
  他原本就出身于校学生会,毕业后又在南轩市打拼了那么多年,手里掌握的资源,自然不是学生会能够企及的。
  打个比方来说,外联部目前能够为校学生会拉到的赞助客户,至少有半数都是通过李响引介而来的。
  也就是说,南大学生会即将失去的,不仅仅是李响一个人,更是他背后所掌握的, 那些原本可以向学生会分享和提供的丰富资源。
  所以今天这一场失败的节目策划,对于学生会来说,绝对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打击。
  作为学生会主席,韩秋静的脸色也显得格为沉重。
  从这件紧急事件开始发生之后到现在,她一直在不自觉地在后场里踱着步,高跟鞋的鞋跟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敲击声响。
  任静则像个逃学被家长发现然后当场拎回家的小孩子一样,一脸的恐慌和害怕,却又只能乖巧地站在一旁,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一句话也不敢说。
  怎么办怎么办?
  咱也不敢问……
  任静心里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最坏的打算,这件事情她肯定要负主要责任,违约金自己肯定是要掏一大部分的了。
  然后等这件事情的后续全部处理好之后,她就主动提出辞任。
  她也算是比较了解韩秋静了,她们的主席虽然看上去很冷漠的样子,但其实人还是很好的,属于是外冷内热的那种类型。
  所以韩主席肯定是不会责怪她的,她只能自己主动走。
  这要是还不主动辞任的话,任静觉得她自己也没有什么脸面继续待在这里了。
  韩主席人很好,是我辜负了……想到这里,任静此时此刻的心情变得愈发低落了起来。
  裂创抬起手持看了一眼时间,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怎么样, 小韩?决定好了吗?我得去跟公司的领导汇报了。”
  韩秋静的脚步微微一滞,终于还是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考虑好了,师兄,违约金我们会赔偿给你的,今天的事情真的很抱歉,以后我们一定会吸取教训,绝对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以后?不好意思,咱们没有以后了。”
  李响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语气也是冷冰冰地说道,“以后我再也不会找你们合作了。”
  “说老实话,我曾经也是咱们学生会的主席。”
  “同样作为学生会的领导者之一,我对你的表现很失望,小韩。”
  “一直以来你办事都是非常细心和靠谱的,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这么大型的活动,这么重要的一次合作,你居然都能掉这样的链子?”
  “这几年来,学校里几乎每一年的大型活动我都有赞助,这么离谱的事情我真的还是第一次遇见。”
  “今晚活动结束之后,你回去好好反思一下吧。”
  李响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当年他任职南大校学生会的时候,韩秋静刚好是大一年级的新生。
  初来乍到的韩秋静选择加入了外联部,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见到老师同学和学长学姐连打招呼都不好意思的青涩小丫头,谁能想到几年不见,这小丫头都已经当上学生会的主席了。
  而且那会李响就觉得韩秋静挺聪明的,虽然平时话说得不多,但不管给她交代什么样的任务,她总是能够很快地就领悟上级的意思,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和最高的效率把手里的任务给完美地完成。
  他也总是能够从学生会里面的其他同学们的口中听到他们对韩秋静的评价。
  努力、踏实、细心、稳重、有责任心……几乎用上了一切美好的词汇。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李响都对韩秋静特别放心的原因。
  可是谁又能想到,偏偏就是一个这么可靠这么让人放心的人,却把一件这么重要的事情办砸了?
  李响是真的失望,再加上自己又脑补了一番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的场面,内心十分烦躁,忍不住又补了一句:
  “当初我同意外联部收了你,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
  【叮!】
  【中立目标[李响]发动了[无情怒喷],对[lv20工作女狂魔]进行了猛烈的攻击!】
  【叮!】
  【[lv20工作女狂魔]由于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护盾],免疫了中立目标[李响]的大量伤害!】
  ……
  “抱歉。”韩秋静只能道歉。
  而这一幕,则是被刚好赶来的陈一浪给看见了。
  他只能说,韩秋静真不愧是一个二十级的大boss……
  她的内心,是真的很强大。
  表面上看起来似乎被李响一直疯狂地责骂和教训,但实际上内心却并没有任何波澜吗……
  不对,也不能说是毫无波澜。
  韩秋静在经历过了这件事情之后,肯定会积累到更多的处理这方面的事情的技巧,只是说,她不会因为李响的责骂和打压而妄自菲薄,更不会因此而怀疑自己,失去信心。
  这位油腻而大腹便便的师兄,根本就伤不到她……
  她这不是过分自信,更不是漠不关心,而是因为她知道,会心和丧气并不会改变什么,更不会给她带来新的好运气。
  俗话说得好,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
  摔倒一两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今往后,你就再也没了原地爬起,再次奔跑的勇气。
  显然,韩秋静深知这个道理。
  但一旁的任静显然就没办法像韩秋静一样保持住如此的淡定和镇静。
  她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向前迈出了一步。
  她没办法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韩主席被这位客户一直训斥,毕竟这件事情因她而起,她总不能就这样一直躲在韩秋静的身后,什么也不做。
  就在她刚刚鼓起勇气,刚准备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抢先了她一步,先把话给说了出来。
  …
  …
  “不好意思打扰了。”
  “想请问一下,各位现在有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