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谜之缘樊云周若清 > 第74章 炼药疗伤
“此药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即为养体!”

炉子中放置的灵石开始散发出源源不断的能量,中央升起淡红色的火焰,炙热之感充斥这小屋。

“暖阳水,四叶灵草……嗯,五百年金阳草,还有……”

“咦,小天灵果!”

樊云本想按原有的计划炼制,却发现乾坤镯内不知何时放着一枚小天灵果!

“啧啧啧!这可真是个好东西!不过……此物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虽然记不清这果子从何而来,但樊云也不再去想,此刻眼中充满惊喜之意,“有了此物,此次把握就更大了!”

舔舔嘴唇,樊云将此果小心翼翼切下一小半,而后作为了第一部分的主药。

炼药讲求主药为先,而小天灵果这等灵物,需要的灵火无疑十分巨大。

呼呼的火焰声响起,小天灵果慢慢溶化为晶莹的白色琼液,尽数滴落在了药炉之中。

“极火三分!”

樊云并未停下,恐怖的高温使得这些琼液变得更加透明,浓郁的香气散发而出。

早就用魂力隔绝将房屋隔绝起来,自然不必担心被人发现。

“四叶灵草……”

樊云手指一动,一株长着四片叶子的翠绿色灵草飞入炉中。

“中火七分!”

控制好温度,四叶灵草也尽数化为药液。不过速度却是慢了许多。

不论是炼丹还是炼药,都是极为需要耐心的。樊云虽然年幼,但性子却早就是不骄不躁,十分沉得住气了。

不多时,四叶灵草也已准备完毕了。

“五百年金阳草!”

樊云拿起一株金黄色药草,眼神之中出现复杂。这株灵药还是参加比试之时收下的,此刻却派上了用场。

金阳草的药性他十分熟悉,此刻也是轻车熟路。不多时,便化为金色玉滴滴入药炉。

之后,他又是思考着加入了数种材料,这才停下。

“文火五分即可!”

樊云略一思量,便控制好药炉火力,静心等待起来。

大半个时辰后。

“暖阳水化药!”

樊云见药已成,毫不犹豫将暖阳水加入药炉。

“成!”

最后一刻,火力猛地一手,而后一道斑斓色亮光闪起,药炉之内出现了一股粘稠状药物。

充满暖意与药香的味道散出,让樊云精神一阵!

此药;论品级已可达三品,药性足足有七成!

上等!

许久没有炼药的他,此次竟是无比的顺利,还炼制出上等之药,这让樊云一阵狂喜。之前他炼制而出最好的也不过六成,虽说有小灵天果的加入,但想凭此突破,也是十分困难的了。

“呼……”

“第二部分,疗伤!”

樊云平复下心境,开始继续炼药。

百老医告诉他,炼药如修炼,要维持平和之心,切忌心浮气躁,心绪不宁。他也很好的养成了此习惯,每次炼药都苛求自己保持在最佳状态,如今自然也是如此。

匆匆炼药,已是半日之久。

期间纷纭樊云也失败了一次,原因是他没有注意到灵石消耗完毕,以致于火力不足,致使失败。

换上灵石后,则再无意外地成功了。

看着眼前摆放着的三副药,樊云毫不犹豫的吞下第一副。

养体之用的药其药力十分温和,服下后樊云感到整个身体都在逐渐升温,每条经脉,每个器官都释放出一股渴求之意,就像干旱中无比期望雨水滋润的草木一般、

此药本就是激发身体的内在活性,如同养药一般,使身体处在一个最为适宜的状态。

眼见时机成熟,樊云立刻服下第二副。

第二副药,其蕴含药性最强,虽不算极烈,但也并非温和,其内疗伤之力很是磅礴,既不会超过樊云身体的承受,也不会不足以修复经脉内脏。

这自然都是他计划好了的。

“嘶……”

此药力带着点凉意,却又夹杂着些许火热,缓缓在体内游转,让樊云浑身痛痒难耐,十分不爽。

但这也是药力发挥的体现,樊云只得咬牙坚持着。

不到一刻钟,这种感觉就逐渐减弱了,樊云知道是吸收完毕了。不过这只是初步的吸收,按照常理,此刻应该全力运转修为,使灵力与药力再次充分结合,最大化利用。

不过樊云早就想好了这一点,此刻他又是接着服下最后一副药。此药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更好的发挥剩余的药力,其药性极猛,在强大的刺激下使得他不仅能全部吸收药力进入身体各处,更能使疗伤之力发挥到十成,加速其恢复。

这个过程给樊云带来的尽是煎熬。身体内以超乎寻常的修复速度开始拼命修补伤势的时候,那种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让时间每一息都变得极为漫长。

短短一个时辰,竟是让樊云感觉犹如过了一日光景。

最终大汗淋漓的他,在感到体内没有半点剩余的药力之后,才瘫坐在床上,如释重负。

这种感觉,仅亚于当初魂力突破之时的程度了。

看到体内已经好了七七八八的伤势,心中感觉此次炼药十分值得。

别的不说,单凭此次疗伤所用之物,都算得上是他所拥有的最好灵药了。若不是他伤势实在太重,恐怕早就完全恢复。

“除非再炼制一副更好的药,否则只能多花些时间了……”樊云自语道,“不过好在魂力未受到影响。”

他又看了看乾坤镯内的灵石,不由得一阵头疼。

半年来的继续,大多都花在了炼丹炼药之上,平日修炼也用了不少,而手中还有一千五百灵石的欠条,只是已然无用了。

樊云又拿出一张土黄色纸状物,其上密密麻麻画着数不清的线条,勾勒出山川河流城池等地,显然是一副地图。

这地图是百老医给他留下的,他之前只是粗略扫过几眼,如今将它拿出,自然是要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

“大荒东山……”

樊云目中露出坚定。

…………

…………

鬼愧门内。

青山之上,一道白衣俊朗之人席地而坐,长发从其两鬓留下,印衬出其不凡的气质。

“云峰……”

一道柔声在背后响起。

“沚水……”

男子回头,看到佳人到来,目中出现复杂。

这是李云峰和沚水时隔多年之后,第一次独处。

“身体无碍了吧?”

“嗯……已无碍了,最多半月,就是能完全恢复。”

“如此甚好。”

“你……”

“听我解释,可好?”

“……”

两人突然陷入了沉寂。

久久之后,李云峰似是在纠结之中,选择了答应。

“你说吧。”

沚水心中一喜,而后缓缓说道。

“一切,都要从当年尸傀道之变说起了……”

“尸傀道之变?”

李云峰一惊。

“你应该记得此事,但这其中变故远远不止那些……”沚水认真地说道,“当年那具天尸傀不仅产生了神智,而且吞了我鬼愧门祖师的一缕残魂,而后,此事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虽然我们对外保持隐瞒,但不少其他宗门的高层都是知晓此事。联合而起的那场大战不仅没有消灭它,反而是让它莫名渡过了一重天劫!”

“一重天劫!?”

李云峰听到此话,除了震惊之余,也对沚水的话信了一分。

因为当年鬼愧门此事可谓是震惊了整个东洲,那场联合了东洲几乎全部大能猎杀天尸傀的大战,数百年来流为传说,直到如今尚有余波。

不过此事很快就被镇压下来,人们只知道天尸傀似乎被击毙而下,而鬼愧门也重新隐匿,再无消息。

李云峰只是灵海巅峰修为,正闭关准备突破灵天境界,虽没有参与大战,但也是有所耳闻。

就在此事过后不久,无心剑宗便发生了异变。李云峰的师尊被暗杀在房屋之内,身上只有一道剑伤穿心而过,而好巧不巧的是,这件事发生之时,李云峰刚好出现在其师尊洞府之外。

更巧的是,这一切被另一个长老亲眼目睹。

李云峰百口莫辩,同门也反常地没有一人信任于他,就连往日的旧友都对他冷漠相待,众人根本不给他解释的机会,纷纷出手欲置他于死地。

李云峰唯有突围而出,远遁他方,却是在途中看到了到来的沚水。

他本就对此事感到怀疑,看到沚水之后,便把此事归咎到了鬼愧门身上,因为只有鬼愧门才有这种蛊惑人心控制人意的诡异手段,所以才导致了两人的决裂。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天尸傀在从中作祟?”

李云峰沉声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