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谜之缘樊云周若清 > 第246章 身份
“银耀令牌!你怎会有此物!!!”丰师兄眼中满是震撼,问道。

一旁的杜缺听到这个名字,简直惊得下吧都快掉下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樊云,感到喉咙发干。

“他……他怎么会有银耀令牌!?”杜缺脑袋上顿时满是汗水,他对这个令牌代表的意义可是一清二楚,虽然没有任何实权,但这个可是一个宗门仅有两个人可以拥有的无上荣誉,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普外门弟子可以指责怀疑,就算其中有何问题,也是刑殿之人来此调查,而且就算刑殿之人见此令牌,也必须客客气气,不敢有丝毫不敬。

只因为,银耀二字,代表的可是一个寒灵宫的认可和庇护,那是无人可轻易挑战存在。

“怎么办……怎么办……”杜缺心中一团乱麻,心脏狂跳,他哪里知道樊云竟是有这种逆天令牌,若是樊云就此事追究下去,自己的下场定然不敢想象!

突然,杜缺在万千思绪之中,忽然抓到了一道亮光,用着他凄厉且愤怒至极的声音,怒吼道:“好你个樊云,竟然敢偷窃如此珍贵之物!更是凭借此令牌进入寒洞,盗走寒石,还妄想欺骗与刑殿师兄,你你你……你这已然是翻了必死的罪行!”

说完,杜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维持着脸上的神色,同时心中为自己的机智感到无比庆幸。

不仅是他,就连樊云都对此人的反应感到惊愕无比。

“哦?偷盗而来?”丰师兄心中也起了几分怀疑,审视着樊云。

的确,杜缺此话显然是把樊云推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步,且不说这银耀令牌是不是樊云偷来,单单是这个事实,就已足够让人怀疑,就算樊云是通过正当手段取来,在杜缺本身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出此话,也可被当作一种对宗门的忠诚和对银耀令牌的爱戴,一个关心则乱就已解脱罪过。

毕竟杜缺可是不知道樊云如何得来,他虽然也不相信樊云有这个胆子,但也怀着一丝期待,万一真被自己说中,那可就是大功一件,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不是偷来,他杜缺也可为自己申辩,绝不会因此话而收到惩罚。

“这个杜缺,心计很深啊……”樊云扫了杜缺一眼,而后淡淡说道:“此令牌自然不是偷来,而是大师姐赐予我,让我帮她而已。”

“大师姐!?”丰师兄神色一动。

“我自小在天山山脉脚下长大,对寒石有一定了解,知晓如何分辨。前些日子侥幸进入宗门,心中大为兴奋,恰好大师姐需要炼制丹药,需要中品寒石,而我又被分配到寒洞外执行任务,在我知晓此事后向大师姐展现了我的辨别寒石只能,大师姐便答应将令牌暂借与我,让我可以进入寒洞,最后帮助她取得了寒石。”

樊云淡淡说道:“大师姐闭关,就是因为丹药已成,此事师兄尽管可以等大师姐出关后求证,我可是万万不敢那此令牌开玩笑的。”

说完,樊云便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

听完此话,丰师兄便陷入了沉思,樊云的话他并非完全相信,但既然樊云敢以寒不雪保证,此事就算他再不信,也不敢轻易判断。他对寒不雪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或者说,整个外宗,没有几个对这个大师姐不了解的人。

不过丰师兄处于考虑,仍旧问道:“大师姐为何会选择你帮忙?”

樊云答道:“因为我可以帮他找到中品寒石。”

“据我猜测,大师姐恐怕也不会轻易相信你一个新来弟子吧?”

“第一,大师姐炼丹急需此石,而无法从别处获得,只得来此。第二,就是因为我刚刚入门,所以大师姐才会对我更为信任,你可见过大师姐找其他人帮助?”

“这……”丰师兄顿时噎住,想了想,似乎此话的确很有道理。连那个追求大师姐数年的人都没有在大师姐那里讨到半点好脸色,更别说其他人了。

话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好问的了,既然事关大师姐,那自然就要等她出关,而且樊云前前后后没有露出半点慌乱之色,也没用说出一句过分的话语,他就想故意找茬,也做不到。

更何况,他也不是这样的让你。

“既如此,那就等大师姐出关,丰某再来查问。”丰师兄说道。

“好,随时恭候师兄大驾光临。”樊云笑着说道。

说罢,丰师兄对樊云一抱拳,看也不看身旁的杜缺,连招呼也没打,身形一动,离开了这里。

杜缺脸色铁青一片,心中甚是不甘,此次不仅没有让樊云负罪入牢,更是惹得了丰师兄不满,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到家了。

此刻他只能强撑脸面,狠狠瞪了樊云一眼,口中说道:“这次算你走运,你给我等着!”说完,他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樊云看到杜缺离去,暗自摇了摇头,便收回目光,回往洞府。

接下来的时间里,樊云算是乐得安宁,杜缺也有自知之明,没再来找樊云的麻烦,在寒不雪闭关的这段时间,樊云终于是将这块中品寒石吸收完毕。

这一次,樊云终于感觉到自己的魂力有了一丝增长,虽然很是微弱,但也让他极为兴奋。

而近十天后,寒不雪终于出关,从传音玉简中得知樊云被刑殿的人找上了门。寒不雪立刻明白樊云的处境,便先去了天人殿,与那半步灵天的中年不知谈论了什么,随后又去了刑殿。

她总共也就去了这两个地方,但刑殿的人却是没有再来樊云这里。

这一日,樊云在洞府中得到寒不雪的传音,知晓身份的问题已然被她摆平,不禁露出了微笑,对此事放心下来,同时他对那个天人殿的中年男子产生了一丝疑惑和忌惮。

樊云之所以要找到寒不雪的原因,便是希望通过寒不雪来探测探测天人殿的意思,毕竟这银耀令牌是那人给予,而此物最先又属于寒不雪,这样一来动机倒也合理,只不过寒不雪从天人殿那里得到的消息,却让他开始沉思起来。

据寒不雪所说,天人殿只给了她一句话:“令牌的主人,是你。”

言外之意,便是此物如何处理,由寒不雪自己决定。

樊云思考良久,还是对此话的态度拿捏不准,他不断思索这其中到底有何深意,最终自问无法看透那个中年男子。

“是在警告我么……”樊云喃喃说道,他觉得如果真有深意,那么这个可能性是最大的。毕竟樊云自己也不清楚当初到底是否蒙混过关,在他看来很可能是赵长老暗中帮助了自己,而此人心怀猜疑,故意给了自己这块令牌,若这件事只是一个观望态度的起点,那么寒不雪得到的话,便是一个不好的预兆了。

寒不雪是寒灵宫外宗的大师姐,而自己拿着这枚银耀令牌,一旦让天人殿发现自己乃是歹人贼子,只要让寒不雪将此令牌收回,那么整个寒灵宫便不再会有樊云这个弟子存在。

甚至……连存在的痕迹都没有!

想到这里,樊云心头一寒,愈发觉得,这寒灵宫的水可谓是深不可测,同时也警告自己务必要万分小心。不过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更没有危害寒灵宫的打算,所谓身正不怕影斜,他倒没有太多惧怕。

“呼……既然你们想看,那便让你们看吧!”樊云这样想着,身形一动,离开了洞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