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谜之缘樊云周若清 > 第373章 一式!
樊云体内的金光照耀天地,威压之强连寒灵老祖都为之色变,此时更有天地间强烈排斥之力传来,使得樊云周围的灵气都四散开来,好似被驱赶。

樊云按捺住兴奋,把全身的药力运转回来,灌入丹田内的圆球之物,而本凝聚了一半的圆球竟再度开始了增长!

见到此幕,樊云更是拼尽全力向着里面灌输神丹药力,他有有种预感,若是今日错过了这大好机会,日后想要完成所花代价必定极大!

“给我凝!!”

樊云低喝连连,不惜用上了魂力压迫起灵力,压榨一般把药力往丹田内一点点推动,不负重望的是这枚圆球终于在樊云的努力下慢慢成形,化为拳头大小,不仅凝实起来,还变得圆润无比。

直到此物最后完全凝出,整个天地似乎莫名的一震!

寒灵老祖脑海中突然轰地一声鸣响起来,她的眼眸开始颤抖,直至强烈的激动之意在其脸上显露出来,随后更是变为赤裸裸的贪欲!

“这是金丹!!近古时期的修道之法,蕴含着无穷玄妙!”寒灵老祖兴奋不已,她看着樊云就似乎再看一个稀世珍宝一般,充满喜爱与占有的欲望。

这时,她忽然抬头看了看上方,先是一怔,随后露出了然之色,说道:“若然不出所料,原来是金丹之劫!也罢,就让本宫代你渡了这劫罢!”

旋即,她微微闭眼,一股元力在其身上凭空消失,而在冰晶之中的本体气息却是强盛了两分。

“分身擒你,足够!!”

说着,她玉手一掌,天空中便有一只巨大冰掌从天而降,向着樊云笼罩而去。她看得出来,樊云体内的金丹已经完全成形,虽说身为强者她不屑偷袭,但她实在无法按下心中的激动。

只见巨大冰掌呼啸落下,速度极快,眨眼就来到樊云头顶,眼看樊云就要被擒,忽然他猛地睁眼,半空中只留下一道金光,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冰掌自然落空,而寒灵老祖的神色也凝滞,转而变得阴沉。

只见数十丈外,樊云一脸凝重地看向寒灵老祖的分身,沉声问道:“前辈这是何意?”

寒灵老祖一皱眉,说道:“怎么,你还想反抗?”

见到对方如此直接,樊云心中更是一沉,他没想到一代老祖竟然翻脸竟然这么直接,这就表明他的危机更大,对方已经不惜自降身份出手,看得出寒灵老祖势在必得。

“前辈不觉得这样有失身份吗?”樊云时刻警惕。

“哼,你可知你体内的那是什么?”寒灵老祖轻蔑地看了樊云一眼,问道。

“晚辈不知!”樊云心念一转,说道。

“不知?”寒灵老祖一怔,冷笑道:“连金丹都不认识,真不知道你怎么修来的,此物放在你身上太暴殄天物,还是交给本宫好了!”

“果然是金丹!”樊云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上方,琢磨着如何逃脱。

“别废心思了,我这分身虽说只剩两成修为,可也不是你这点微末修为能够抵挡的,不如乖乖把金丹交给我,或许我还可以留你不死!”

寒灵老祖神色冰冷,第一击没有把樊云抓住,她就有些后悔了,虽然毫不担心樊云逃走,但这样一来就投鼠忌器,若是樊云心一狠把金丹自爆,那可就得不偿失。

“呵……”樊云忽然轻笑一声,说道:“前辈都要取我体内金丹了,我还能信前辈的话么?”

寒灵老祖神色阴沉下来,不客气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樊云没有说话,只是把全部修为运转起来,金丹内的灵力时刻准备释放,周身的魂印已经密密麻麻即将结印,显然他不打算坐以待毙,束手就擒。

“哼……”寒灵老祖脸上露出不屑,“萤火之光敢于皓月争辉?”

说着,一把数百丈的冰刃就凭空出现,向着樊云轰然袭来!

樊云一惊,但并未慌乱,左手掐决,金光隐隐而动,右手变化魂印迅速凝结,只见他低喝一声:“魂术,龙啸!”

“吼!!”

惊天动地的咆哮声传来,只见樊云身后一尊硕大的龙头缓缓浮现,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它的身子延绵而去不知多远,看起来好似一条真龙一般威势逼人。

“去!!”樊云霍然一指,巨龙仰天嘶吼,呼啸而去,而樊云左手间的金芒同时大盛,刹那间,一片金色海洋顿时幻化而出!

“九叠之术!!”

浪涛翻涌,声鸣如啸,只见巨大的浪头嘭地一声掀起,带着无尽的气势直接向着对面翻滚而去,而在这一道浪中,还能看到其深处不断突现的数道波纹!

那赫然是浪中之浪,浪后还有叠浪接踵而至,这样便是浪叠浪中浪,其威势再翻数倍!

如此惊世一击,是樊云恢复修为,并且用金丹之力全力轰出,其威能就连樊云本人也都大为震惊!

此术,着实不凡!樊云当初就有这种感觉,如今更是深以为然!

在他经历种种强者大战之后,他的见识,他的眼光,他对道的理解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刻他更是看出,此术之中有大道蕴藏!

“呼!”樊云连出两击并未松懈,喘了口气,右手间的魂力再度翻涌,迅速扬起之后,狠狠落下!

魂斩之术!!

此魂斩在他真魂之后,威力更是惊人,这一次不只是一斩,挥手间就是七斩!

七道惊芒骤然落下,甚至速度比巨龙都快,最先击中了袭来的冰刃!

轰轰轰!

七道魂斩几乎重叠落下,但只是让冰刃速度略微一缓,便再无建树,随后巨龙轰然撞去,冰刃速度再次放缓,其上却无半点碎痕!

哪怕是寒灵老祖分身的随手一击,都让樊云有一种无法撼动的感觉!

不待九叠之术降临,樊云手中的灵力和魂力再次爆发!

金芒滔天,无数灵力化作各种模样轰击而去,而魂印一变再变,炼山术、魂斩、龙啸接连不断出现,根本不曾停下半刻!

直到……被无数法术和魂术攻击的冰刃几乎停止,其上碎裂无数,终于在樊云身前数十丈远堪堪停下,消散一空。

这一击,樊云几乎筋疲力竭才勉强抵挡下来,这还是对面没有继续施法的结果。

寒灵老祖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不愧是金丹,同境界中碾压,哪怕面对高境界的人也能发挥几分威力!”

她的目光充满赞赏,看起来毫无杀意,但樊云却是浑身一凉。他知道,对方看的不是自己,而是丹田内的金丹!

这让樊云不禁叫苦不迭,心中苦涩也有无奈,他当然不愿与此人为敌,但他仍旧不愿就此放弃!

“好了,该结束了,不过还是让本体来吸收吧,先把你囚禁起来再说!”寒灵老祖微笑着对樊云轻轻一点,似乎这根本不是对樊云出手,而是示好一般。

但对面的樊云却是神色大变!他想也不想地退后,同时正要施展什么手段,别看寒灵老祖只是风轻云淡的一点,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的动作已经够快了,可还是没能逃出寒灵老祖的神通范围,几乎就在樊云动弹的瞬间,一股强大的灵力笼罩而来,他眼前的景象在眨眼间就完全变了样!

只见天地间一片苍茫,皆是白色,周围再无任何他物,而樊云也无法感应到灵气存在,似乎只有他体内的灵力可用。

偏偏诡异的是,樊云不知为何陷入了坠落,哪怕他再用灵力、魂力驾驭身体,也无法停止下来,只能任凭其无限向下落去。

樊云顿时慌了神,这显然是某种困术,一旦寒灵老祖本体渡了那劫,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擒拿自己,到时候那可就插翅难逃了!

紧要关头,樊云心念急转,不停地思索起来,同时他也轰出数道攻击,发现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只好放弃了硬破的打算。

“怎么办!怎么办!!”

樊云心急如麻,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心间一团糟,这是他第一次束手无策,想不出有任何办法可以破此局!

没有碎基丹,没有疯魔丹,他如何能挡!?

就在这危急关头,不知怎的樊云忽然觉得这个情景有些熟悉,思索片刻,他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当初第一次见到剑长歌时,剑长歌教给他的一式!

剑长歌曾言,此式樊云若能百年掌握,就传樊云完整一式,与此可见,这一式定然极为惊人!

樊云后来时常参悟,但都没有收获,后根基毁灭无法使用灵力,故为就把它放下,但现在再次有了学习法术的资本,他目中露出坚定,整个人一颤,竟是完全平静下来!

他思绪不再翻涌,他的眼中只有这一片白茫,他的心神仿佛回到当初,停留在了剑长歌随手一划,白色之中便有一道痕迹猛地出现!

没有任何花俏,只是如风一般吹袭而去,但却不分散丝毫,直接在白色之中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此痕迹,就是那一式!

樊云目中时而迷茫,时而清醒,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那一式之上,渐渐地他从周身的感触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竟放开了抵抗任凭身体不停坠落。

若是有人在此定会发现,樊云好似变成了一缕清风没有重量,但偏偏速度不减,只看到他的周围再没有丝毫波动引起。

“原来是这样……”

他眼中的白色与回忆中的白色重叠到了一起,他把自己想象成了那一道风,那一道划破天际看起来直白无比的力量,无形,却胜有形!

“我……明白了!”

终于,他露出明悟之色,喃喃间忽然抬手,不见任何灵力出现,却看到天际有一道贯穿了整个白色的巨大痕迹凭空出现!

这痕迹出现的刹那,樊云忽然看到景色再度大变,身体的坠落感也骤然消失,已经回到外界!

这一式被他明悟,而寒灵老祖的神通,也被他破去!

“怎么可能!!”远处的寒灵老祖觉察到动静猛地看向这里,露出强烈的难以置信之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