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谜之缘樊云周若清 > 第374章 追来!
就在寒灵老祖分身惊叫之时,樊云先是一怔,之后迅速退去。

因为他看到寒灵老祖正在半空打坐,手中还保持着结印的动作,看到自己破封而出之后,第一时间竟来无法停下顾及这边!

这让樊云心中一喜,同时展开身形,一个瞬移就向远处极速掠去,他的修为到了灵海入境,已经可以施展这不论是逃遁还是攻击的极强之术!

虽说这瞬移不如灵天境界掌控空间之后距离远,但比他之前的遁速不知快了多少!

哗的一声,樊云不惜爆发金丹之力,展开了他人生中第一次瞬移,眨眼就在原地消失,出现之时已经来到数百丈之外!

“这么远!!”

樊云一惊,远远看到寒灵老祖正快速收手,他想也不想地再次瞬移而走!

这一次,他直接来到千丈之外!

“再来!!”

樊云心神畅快,愈发熟练,继续施展!

又一次,直接到达五千丈!!

五千丈距离的瞬移,其实已经超过了灵海境界修士所能达到的极限,唯有少数修为深厚,对空间之道有些领悟的半步灵天强者才能触及,能够如樊云这般灵海入境就可达到的,闻所未闻!

“哈哈!!”

一连数次数千丈距离瞬息而过,后方的寒灵老祖早已消失不见,饶是樊云也不由得大笑出声,他内视看了一眼丹田内的金丹,感叹不已,若不是此物,他今日不可能有机会逃离。

“其实一般灵海境界的瞬移根本不是真正的瞬移,最多算得上短距离突破肉身速度极限产生的类似瞬移的效果,只有真正破入虚空,再无阻碍,才能达到这般瞬息十里的效果!”

樊云对瞬移不陌生,早先在紫天秘境就见到过,只不过他很奇怪为何很多灵天境界的强者不太喜欢施展此术一样,只是偶尔使用,如今他才真正明白。

并非他们不想用,只是那种强行用修为提高速度的方法消耗的灵力太多,而且对身体负荷不小,在战斗中连续瞬移的话实在不明智,而且还会损伤身体,得不偿失。如今樊云熟悉之后立刻明白了普通瞬移的缺点,他也是使用自己灵海入境修为施展才知晓,此刻逃命他只得全力用金丹之力。

不得不说,这金丹给樊云带来的惊喜实在太多,他也十分清楚金丹乃是近古时期的修道方法,此境界原本叫结丹,而金丹乃是结丹中最罕见的内丹,比同境界要强出不少,甚至可以说是碾压同阶的存在,乃是被天道排斥的传奇之物。

另外从寒灵老祖的话语来看,自己的金丹还蕴含着某种玄妙,对她迈出下一步还很关键,这让樊云对自己的身体又多了一分疑惑。

“到底还有多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秘密……”

樊云的心头压力很重,他明白自己必须要时刻小心,连寒灵老祖这样的强者都起了觊觎之心,可见他日后若不隐藏好自己的金丹将会带来多大的危机!

“呼……”樊云再次看了看身后发现无人追来,暗自松了口气,他辨了辨方向,天山是不能去了,寒灵老祖定会一指追杀来,而寒族本就在北地与西荒的交汇之处,在天山山脉西方的山脚地界,若要离开这里,只能向西!

樊云有了定计,每隔数息就展开一次瞬移,甚至不断改变方向,以防对方追来。

半晌,后方依旧没有动静,樊云这才放心许多,但速度依旧不减,盏茶功夫就遁去了千里之遥。

千里的距离这么快就被他渡过,樊云不由得有几分得意,要知道在祖遗之地因为诸多影响不便瞬移,就连遁速也不敢房快的情况下,他与寒不雪足足行进了一个多时辰才达到千里!

这两者的差距未免太多!

樊云心中感叹,旋即看了看周围,如今的地界已经完全大变,早已没有了耸立的山脉,没有积雪没有寒风,天空中的阳光也温暖了许多。

“应该安全了吧……”樊云自语一声,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而后他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放缓些了,毕竟一直这样瞬移他也有些吃不消,金丹的光泽都有些黯淡了。

“算是与那寒灵老祖结下仇了,现在的我还是太弱,不过总有一天我要讨回这一切!”樊云远远看向来时的方向,狠狠说道。

说罢,他就要回头动身,脚下的遁光也已经亮起,身形离开地面一尺多高,可他的身体如同凝固,一动不动。

因为他骇然发现,不知何时他的身前竟是有一个白衣女子出现!

她嘴角噙着笑意,美目不带半点杀气,方才樊云的话语虽然听到,但她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这样温和地看向樊云。

只是瞬间,樊云全身就被冷汗浸湿,他喉咙蠕动半天发不出任何声音,身体也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只因来人,正是那寒灵老祖!

“小辈,还跑吗?”寒灵老祖淡淡说道,笑意依旧挂在脸上。

樊云没有说话,事到如今他也只有拼命了,虽然他明显知道打不过,但明知如此他也必须去做!

这时,寒灵老祖微微叹了口气,一股灵压蓦然出现,直接把樊云震落,将其完全镇压在地。

樊云死死地看着寒灵老祖,目露不甘,他现在全身被大力钳住,灵力无法流转,金丹也被抑制,似乎此人在此刻就是天,就是神,他如同蝼蚁,无从抵挡!

“是本体!!”樊云心中惊骇。

“眼神不错,看来不是孬种,资质上佳,机缘足够,悟性等等显然不俗,加上这不错的心性,若给你时间,必成一代强者!”

寒灵老祖毫不吝啬自己的言辞,对樊云说道,目中露出赞赏。

樊云依旧没有说话,其实他也是不能说话,要抵抗这灵压都让他十分吃力,只能勉强撑在地上不曾跪倒,哪里还有力气说话?

“要是你乖乖听话,兴许比现在要好些,可惜你已经没机会了!”寒灵老祖终于收起表情,冷漠地看着樊云。她深处左手,其上有一个透亮的蓝色灵球出现。

“要怪,就怪你不该拥有金丹吧!”

寒灵老祖低喝一声,同时手中的灵球蓦地一闪!

原本樊云的目光带着不甘和愤怒,但在此刻忽然目中无神,呆滞起来,而灵球却是没入了他的识海,他的神识几乎刚想阻挡就被死死镇压,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灵球慢慢变为一股泯灭之力,用不了多久,就会在其识海爆发。

与此同时,他的丹田内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指灵力手掌,无视了他的阻挡,直接向他的金丹抓去!

“完了!”

樊云心生绝望,纵然他想在此刻怒吼,纵然他想在此刻咆哮,纵然他想把寒灵老祖碎尸万段,也都没有任何机会,甚至很快他的意识都开始了模糊!

“真的……完了么……”

樊云心中长叹一声,他最终停止了挣扎,而是默默地把记忆中的人在脑海迅速浮现,那些面孔他自然不舍,但此刻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表示一下他的遗憾。

“对不起了……”

他的声音在心间回荡,没有人听到,没有人知道这是对谁说的,是对在中原等他寻去的百老医?是在大魂门一直闭关不问世事的周若清?还是在承天城忧心忡忡望他归来的寒不雪?亦或是那些有过情谊的朋友们?

或许都有吧……

无声的叹息响起,樊云的心神……一片黑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