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25章 探病验伤
对于赵明杰突然提出来的要出差的请求,厉天宇只是皱了一下眉头就答应了。他在商场那么多年,又怎么会猜不到赵明杰的这点小心思。不过是想假公济私,带着他的小情人戴露去玩一玩。还有就是想让自己全身心的对付邹小米,经过他找的私家侦探调查,知道赵明杰和邹小米的关系,所以也能猜得到赵明杰恨不得邹小米立刻死掉才好的心。

这样,他就可以得到邹小米父母留下的那笔遗产了。

其实对于赵明杰这种人,厉天宇是十分厌恶的。可是一想到连这种男人都喜欢,并且自己还对喜欢这种男人的女人感兴趣,就自厌起来。所以他想,他要尽快对邹小米玩腻才行,玩腻了他就可以赶快立刻,离开这种让他厌恶的女人。

而赵明杰的离开,刚好让他可以好好地和邹小米“单独相处相处。”

赵明杰出差都没有给邹小米打个电话,只是发了条短信简单地说了一下。赵明杰对邹小米原本就厌烦,现在因为她得罪总裁的事更是避之不及了,连说句话都觉得浪费时间。

赵明杰一走,厉天宇就以总经理出差为由暂时坐镇公司。公司里的其他员工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的人猜测是不是总裁对总经理起了疑心想要借机架空赵明杰。有的人猜测是不是赵明杰做了什么事被总裁抓到把柄,才会将赵明杰给出差了,然后趁机查找证据。

不过这些也都是员工们茶余饭后们的八卦,当然最八卦的还要属赵明杰和戴露一起出差的暧昧。谁不知道赵明杰和邹小米的关系,也就是邹小米不在公司,平日里和她关系好的惋惜这丫头太傻太单纯。关系不怎么好一般的,则是笑话她傻不拉机。

厉天宇偶尔经过外面,也能听到一些人对邹小米那种嘲笑的评价,心里对她越发厌恶。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能对一个这么蠢的女人有性趣,要知道,平日里给他献殷勤的聪明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这样一弄,心情越发郁闷,越发地想要早点结束和邹小米的关系。原本还想让邹小米休息两天的他,竟然一下班就迫不及待地去邹小米家里探病了。

地址是调查邹小米的人给他的,让司机开到地方后不禁皱眉。早就知道邹小米那样的人也富裕不到哪里去,果然是一所破旧的小区,等找到楼层后更是皱眉,这房子没有二十年也有十几年了。

突然又想起赵明杰还在想着这套房子的主意,不禁嗤之以鼻,果然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人,这种地方也值得惦记。让他不得不开始考虑,这样鼠目寸光没见过世面的总经理,是不是该要换掉了。怪不得那么多家分公司,只有这家分公司一直是半死不活的,没有一点长进。

厉天宇找到邹小米家的那扇门,想先按门铃,可是找了半天都没看到门铃在哪里。忽然想起来这种老房子,估计连门铃都没有吧!楼下好像有门铃似的,不过他刚才经过时看到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估计也不能用。于是只好抬起手来敲了敲门,敲了好一会,让他都皱起眉头以为她不在家呢,门才终于被人从里面慢悠悠地打开。

邹小米白着一张脸垂着头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声:“谁呀?”

也不能怪她这么没力气,昨天被厉天宇折腾的厉害,今天早晨又被他折腾了一番。那里有些发炎,连带着她都有些发烧了。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想喝口热水都没有人给倒,更别说吃饭了。整整一天没有吃一点力气,要不是刚好又睡醒了,估计都听不到有人敲门。

厉天宇看到她这幅样子,穿着一身卡通的粉红睡衣,睡衣地领子微微张开,因为低着头,更是露出里面一大截的胸脯来。胸脯上满是青红的痕迹,说不上来的暧昧,不禁蹙了蹙眉,低沉着声音有些冷厉地说:“开门开的这么迟,难道家里面有人吗?”

“你怎么来了?”邹小米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抬起头,一脸的惊讶加愤恨。

是呀,她当然愤恨。今天一天躺在家里她几乎将他诅咒几千遍了,要不是他这个罪魁祸首,她又怎么会生病,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长这么大除了父母去世时她生过一次病,唯二的两次都是和他有关。

“我怎么不能来,你别忘记我们现在的关系。”厉天宇一看她一脸不欢迎自己的样子,心里不禁又升起一股怒火来,脸色越发的冷厉。猛地推开门,大踏步地走进去。

他倒是要看看她房间里有没有人,如果有人的话……厉天宇的眼睛眯了眯,他一定要让人打断那个奸夫的第三条腿。

“你这人有没有礼貌,怎么说进来就进来,我又没让你进来。”邹小米本来就虚弱,被他大力地撞了一下,根本就把不住门,猛地往后倒退两步,就看到厉天宇已经大摇大摆地走进来了。不禁当场气的连黑,陪着这幅摇摇欲坠的小身板,说不上的楚楚可怜。

不过可惜厉天宇只顾着看房间里有没有奸夫了,压根就没看到他身后的样子。在本来就不大的房子里转了两圈,又去她的卧室转了一圈,直到没看到一个人影这才松了口气。回过头看着她说:“算你识相,没有藏着奸夫在屋子里。”

“你……,”邹小米被他气的脸黑,原来他闯进来就是为了看这个。不禁气呼呼地道:“谁说没有奸夫,你不就是一个。不止是奸夫,还是个八百年没看到过女人的禽兽。”

邹小米现在还发着烧呢,也是一时发烧烧糊涂了,才会忘记两个人的身份,对厉天宇没大没小地吼起来。

不过厉天宇倒是也没有怪罪她,看着她这幅脸色苍白双目噙着水气的样子,不禁为何心中划过一种异样的感觉。尤其是她现在生着气还鼓着腮帮子,让厉天宇很想上去戳戳她脸上的肉,或者上去亲一亲。

不过他觉得如果他真那样做了,连他自己都会被他自己恶心到。所以,也就克制住那股冲动。轻声咳了咳掩饰住那份尴尬说:“脸色怎么这么差,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嘛。离开酒店的时候看你还是精神抖擞,怎么越休息精神越不好。”

厉天宇明明就是关心,可是那鄙夷地眼神就好像是说邹小米欠操似的。气的邹小米又瞪起眼睛,气鼓鼓地吼道:“你说我脸色怎么这么差,还不是被某个禽兽折腾的。那里……那里都发炎了,害的我都发烧了,一天都没有吃一口东西,脸色当然会越来越差。”

厉天宇:“……,”顿时有些脸黑,看着她一脸苍白满眼雾气地样子,心里自知理亏。

于是,也就非常诚恳地说:“你发烧了?有没有吃退烧药。”

“吃了,可是不管用,退了还会再烧起来。”邹小米嘴巴瘪了瘪,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罪。

想父母没有过世时,她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那时候赵明杰对她也好,可是父母一过世,赵明杰明显对她没有以前好了。现在倒好,不止赵明杰对她不好了,连出差都不会来一趟,一条短信就把她打发了。她还要被这个禽兽欺负,这怎么能不让她觉得伤心呢。

“你刚才不是还说发炎嘛,肯定是因为那里受伤没好,所以才会反复发烧的。你家有没有外敷的消炎药,上了点药不就好了。”厉天宇倒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虽然漫不经心地听着,不过还是一下子抓住这件事的重点说。

邹小米的嘴巴瘪的更加厉害了,眼睛里的雾气眼看就要掉下来。家里有药是有药,不过她自己不好涂呀!上一次被他伤了后她也是有去买药的,外用的内服的都买了,只是自己涂药不方便,只是吃了内服的消炎药。哪想到这次比上一次严重的多,可是外敷的话……有药她自己也不会涂,而且还是那种地方,虽然是自己的身体,可是却也让她羞于动手。

厉天宇一看她委屈又脸红的样子,顿时明白她的顾虑了。不禁微微勾了勾唇,笑出一个邪魅地笑容。也不再问她,直接去了她的卧室,然后在她床头柜那里翻翻弄弄,不一会儿就翻出一盒外敷的药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