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36章 还债
“你骗人,一个破花瓶怎么会那么值钱,我不相信。”邹小米反应过来,一脸一点都不相信地样子说。是呀,她才不相信,一个花瓶居然那么值钱,就算是文物,那也顶多几十万,怎么可能高达一千万那么贵。

不过,几十万她都还不起呀!嘴巴瘪了瘪,心里恨得要死。若不是厉天宇在这里,她都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怎么就那么手贱,一不小心打坏了那么贵的一个东西。

“哼,几十万?你不相信我说的?”厉天宇冷笑一声,然后将手机掏出来,在上面连续划了几下,将一个页面给划出来。直接拿给她看说:“看看这上面的这个,和你打碎的那个差不多,但是价格远远不如那个更加珍贵,看这个多少钱吧!”

他划出的是个拍卖会的页面,邹小米怀着怀疑地心情拿过来看,当场差点一口气卡在喉咙出不来。

一个和她打碎的花瓶差不多,可是却又不一样的花瓶,光是拍卖价个就高达八百万。

“这……这都是真的?”邹小米的舌头都要打结了,这个时候不容她不相信。厉天宇的话可以是假的,但是这个页面却不是假的呀!而且,她觉得厉天宇这样狂妄的人,应该不会用这种话来骗她吧!

她这人一向没什么心机,心里想什么脸上就摆出什么样子来。厉天宇看到她这幅摸样就知道她是相信了,看到她这幅单纯的实在小白地模样,真不知道是可气还是可笑。不过却板着脸说:“当然是真的,你要不要让古董鉴赏家来鉴别鉴别?那件东西可是有价无市的,可能全世界也只有那一个,却被你给打坏了,你觉得我骂你那几句不应该吗?如果不是你跟我顶嘴,你觉得我会打你吗?你倒好,不但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还打我一巴掌。邹小米,是谁给你的这个权利,我看你是真的忘了你的身份了。”

说着不由得逼近她,脸色阴厉地说。他是越说越气,想起那一巴掌,都恨不得把邹小米给掐死在这里。

邹小米吓得往后倒退几下,一直推到车门边上没地方退了,才怯怯地说:“我……我哪知道会这么贵,那现在怎么办?你表哥让我赔吗?就算是把我卖了,都赔不了那么多钱。”

邹小米说着哭了起来,一千万呀!真的把她卖了都赔不了那么多钱。

厉天宇一怔,没想到她竟然又提赔偿的事。不由得心里有些好笑,他们可没指望她能赔偿。她这幅样子,难道让他表哥把杀了卖肉还钱吗?就算是论斤称,她这斤肉还真不够还的。

不过,抿着嘴暗暗地笑了笑,如果是卖给他的话,他倒是能够付得起这个高额地价钱。

于是又逼近她一分诱惑地说:“谁说把你卖了都换不来那么多钱,那可不一定。关键是看卖给谁,如果买你的这个人是我的话,这点钱对我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你……你怎么买我?”邹小米被他逼得太近,看着这张英俊的一塌糊涂的脸,不由得红了脸。别管她承不承认,虽然厉天宇这人很混蛋,但是却是个英俊的不得了的男人。

“你不是一直觉得我潜规则你吗?那好,现在我不潜规则了。以后也绝不用赵明杰来威胁你,还有那些照片,也不会来威胁你。我们就从以你还债上来说吧!那个花瓶的钱我会替你还给我表哥的,而你,就用你的肉来偿还我的债务。至于期限……到我失去兴趣为止。”

“那如果你永远都不会失去兴趣呢?”一千万要还到什么时候,虽然这个方法对她来说挺有利的。不过也有不好的地方,毕竟潜规则不会长久,等赵明杰找到新的出路,或者等他离开A市,到时候她又是个自由人了。可是如果还债的话,到他失去兴趣为止,那谁知道他要多久才失去兴趣,会不会一辈子。这可是个未知数,她可不想一辈子都跟他绑在一起。

“怎么?你害怕我会对你一直有兴趣吗?”厉天宇看到她这个反应,不知为何心里有些烦躁,这个女人就那么想跟他分开。如果是别的女人,恐怕会迫不及待地想用一辈子来还账吧!

“当然,我可不想陪你一辈子。”邹小米老老实实地说。

厉天宇:“……,”这次换成他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出不来了,差点没被卡死。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永远都有兴趣的。也许还没有潜规则的时间长,我有未婚妻,比你漂亮一千倍一万倍,对你有性趣,只是一时起性而已。”厉天宇恶狠狠地说。

“什么?你都有未婚妻了?”这还是邹小米第一次听到厉天宇提起他的未婚妻,不由得脸色大变,惊叫一声。

厉天宇勾唇:“听到我有未婚妻难受了吗?你不用担心,她不会来找你的麻烦的。”

“谁难受了,你有未婚妻了还潜规则我,真是……真是太无耻了。”邹小米愤愤地说,说完扭过身子脸朝玻璃,生气地不再理他。

没想到他不但是个坏人,还是个人渣。她还以为他没有未婚妻呢,原来都有未婚妻了,居然还能做出这种事了,可真是太不要脸。

厉天宇:“……,”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想,又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卡在喉咙里。他简直都快跟不上她的思维了,两人的思想层面压根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看着她背对着自己生气的样子,厉天宇也没好气,冷哼一声讽刺地说:“我有未婚妻了又怎么样,你装什么冷艳高贵,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赵明杰是你的未婚夫,你还不是照样跟我滚在一起。别告诉我你是受我的威胁了,我是威胁了你,可是自愿爬上我的床的还是你。真受不了你大可以一死了之,我还能强迫死人不成。”

“你……太混蛋了。”邹小米被他的话气的又哭起来,胸口不断地起伏,恨不得冲上去咬他两口。

但是她哭也不完全是因为他的这些讽刺的话,而是因为他的这些话也不是不无道理。是的,她很没出息。当初她就不应该受他的威胁,可是她舍不得死,也不敢死。

“哼,我是混蛋你也要不到哪里去。”厉天宇冷哼一声,从她身边挪开,坐回他的位置。

邹小米哭啊,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她觉得自己好倒霉,今年一定是流年不利,才会一连串地碰到这么多倒霉地事。而她觉得最倒霉的罪魁祸首就是厉天宇,就是因为有他的存在,自己才会如此倒霉的。就好像这件花瓶的事,如果不是他带着她过去,她又哪里会犯下这种错误。

厉天宇被她抽抽气气地哭声哭的心烦,干脆拿出耳际来听财经报道,随便她怎么哭。

回去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路又不好走,司机开的并不快,不必来找人的时候快多少。而在这种颠簸中,渐渐地邹小米的哭声小了,眼皮越来越重。不管她有多伤心,都挡不住困意来袭。

等厉天宇听完一段报道后摘下耳机,听不到她的哭声了转头一看,她就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因为姿势不太舒服,小脸皱成一团。眼睫毛上还挂着眼泪,弄得长长的睫毛湿湿润润地。而嘴唇因为哭的太久,如同涂了膏似的红润诱人。

厉天宇就这样扭着头看着她,不知道为何心里就那么一动,然后慢慢地靠过去,先是轻轻地在她诱人的红唇上吻了吻。随后慢慢地托起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靠了个舒服的姿势。

因为睡得舒服,她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小脸没有刚才那么皱成一团,睡得十分安详。

厉天宇自然没有把她送回家,那个小地方昨天他睡了一夜后浑身都不舒服。那床到底是小了些,而且褥子睡得也不舒服,床板太硬了,也不知道这个丫头平日里是怎么睡得。

他直接将她抱到他预定的酒店入住,躺在温暖柔软地大床上,果然邹小米睡得更舒服。一放到床上就舒服地翻了个身,一条腿岔开到另一条腿那边,睡得十分没睡相。

看到她这个样子,厉天宇不禁失笑一声。等他察觉到自己因为看到她这幅样子笑了,又不禁心里觉得有些怪异。连忙皱了皱眉头,起身去了浴室。

这一晚厉天宇依旧是把人抱在怀里睡得,其实他本来是不打算抱在怀里睡。毕竟邹小米没有洗澡,对于有些小小洁癖的他来说,是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的。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很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