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21章 被逼着住进来
厉天宇要回B市离婚,又不能带着小航,交给李助理他又不能完全放心。倒不是担心了李助理会虐待孩子,而是觉得李助理也是个没结婚没孩子的小伙子,带着一个孩子的话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并且很多事情上不够细心,哪里有亲生母亲带的好。

所以厉天宇先把小航交给李助理带着后,便去找邹小米了。

邹小米早晨打了一通电话没结果后便不打了,她今天工作很忙,根本不容许她有任何浪费时间的机会。所以早晨小航不在,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在路边买了个面包就急匆匆地赶去公司。

公司对于邹小米和总裁之间地关系,大家一开始也谣言了几天。不过后来没看到总裁再来过公司,也就不再议论那件事了。毕竟在他们看来,邹小米和总裁之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之间是不可能有什么关系的。

所以大家也都忙于工作,再无人再议论这件事。倒是那个陈经理,心里还念念不忘这件事。也找邹小米问过一次她和总裁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被邹小米给糊弄过去了。陈经理也就没有再问,但是那件事一直在他心里,让他对邹小米更加器重。

其实邹小米属于编外人员,编外人员的意思是只在他们公司挂个名,但是不是他们公司的员工。这样的人是没有任何保险的,并且大的项目也不会交给她做。毕竟不是他们公司里的员工,做起来生怕没有保证,万一人跑了,到时候连找人都没处找。虽然邹小米的人品这些天他们也都了解了,但是身为公司的总经理,他是不敢拿公司地前途开玩笑的。

可是因为怀疑她和总裁有什么关系,陈经理就第一次打破了这个规矩。把一个重要的服装设计交给邹小米做,并且把服装展览的事也交给邹小米。

邹小米不是公司里的员工,是不按照公司员工拿工资的。她是要做了事情才有工资,做的事情多工资也就多。对于陈经理突然地亲睐邹小米先是惊讶,最后在陈经理地解释下她也相信了,陈经理是相信她的能力的。

所以欣然接受了这份工作,毕竟这份工作要是做出来了。陈经理可是许诺给她一笔不小的费用,她这几年一直攒钱,想买个房子,而不是一直租一套鸽子笼大的房子。

如果有了这笔钱,她的首付问题就能解决。

这几天邹小米一直忙前忙后,忙来忙去,眼看这件事就要落下帷幕了。设计已经全部做好,服装展览也在进行当中。这是她第一次做策划,不过做的还行。毕竟以前她学过经济管理,这一块做的好,策划也就做的好。

可是没想到正当她啃着面包看最后的彩排时,突然厉天宇来了。

陈经理不在,其他人也不知道他是总裁。只有邹小米一个人知道的,看到他先是一愣。随后想也许他只是来看看工作的,毕竟他是总裁。于是便毕恭毕敬地对厉天宇微微鞠躬,叫了一声总裁。

她一叫别人也听到了,这才知道是总裁来了。于是大家停下工作,纷纷跟总裁问好。尤其是那几个模特,知道厉天宇是天宇集团的总裁后,更是立刻摆出妖媚地姿势,冲厉天宇抛媚眼。

跟这样有钱又长的好的男人有点关系,对她们来说可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别说被总裁看上,就是和总裁近距离接触,明天炒作一下也能成为头条娱乐新闻。

不过可惜,厉天宇一进来后正眼都没有看别人。也就是礼貌性地点点头,然后就对邹小米说:“邹小米,你出来一下,我有事和你商量。”

邹小米还啃着面包呢,差点没噎到。赶紧地又喝了口水,虽然有些狐疑地看着厉天宇,不大想跟他一起出去。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好不听总裁的话,只好慢腾腾地跟着走出去了。

厉天宇是把她叫道临时办公室的,这里还算隐蔽保密。所以商量一些事情,也不用担心被人听到。

一进门,厉天宇就将门先管好。看着邹小米手里还拿着半个面包啃呢,就皱起眉头,十分不高兴地说:“早晨吃这个是没有营养的,怎么不吃早饭?你看你,比起三年前又瘦了许多。”

邹小米被他这番带着明显关心心疼地话说的有些发愣,使劲地把口里地面包又咽下去。才疑惑地眨着眼睛看着他说:“厉天宇,你别说的这么…跟我关系很好,好不好?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吃什么有没有营养,貌似都跟你没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厉天宇义正言辞地说:“你是小航的母亲,我是小航的父亲,这是个永远都不会再改变的关系了。我们怎么可能没关系,你每一件事都要关系小航的,小航是我儿子,对于我儿子的母亲,我能当做陌生人吗?还有,我说过,等我离完婚后就重新追求你。所以,你又等于是我未来的妻子,我们地关系可不是一点点。”

“你…,”邹小米被厉天宇的强词夺理说的无话可说,而且还不禁红了脸。她发现在电话里她可以和厉天宇吵跟他骂,可是一旦看到他的人她就不行了。就算是被他说一点暧昧地话,她都能脸红。

红着脸将头扭向一边,打算以沉默来和他做着最后地对抗。

可是厉天宇一看到她红脸地模样,一颗心就开始荡漾了。忍不住伸出手来去摸她的脸,被邹小米惊吓了一下,连忙扭过头躲开他的手,惊吓地问:“你干什么?”

厉天宇这才有些反应过来,现在不是三年前。眼前的这个女人,也不是三年前那个为了等自己,都能一晚上不睡觉的人。

连忙深吸一口气,低哑着声音说:“没什么,只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哼,以前的事有什么好想的,想起来都是心酸。”邹小米一听先是一愣,随即冷嘲一声,眼眸里流露出对往事的厌恶。

厉天宇知道从前是他伤害了邹小米,利用她的单纯善良做了许多欺骗她的事,这件事一直都是他心里最内疚地伤痛。现在被邹小米冷嘲热讽,他也无话可说。

不过想到这次来的目的,还是沉沉地开口道:“以前的事是我错了,我一直很后悔。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我也不打算再纠结过去了。今天我过来是想跟你说,我要回B市了。”

“你要回去?”邹小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心里立刻难受起来。他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难道是因为自己拒绝他吗?所以连儿子都不管了,也不打算再和她纠缠。

邹小米只觉得心里难受极了,除了难受还有愤怒。前一刻还说想和她重新开始,现在居然就要回去了。果然,还是家里的人对他来说最重要,冷笑一声,愤怒地说:“回去吧!回去也好,省的再在这里打扰我的生活。小航那边我也会跟他解释的,我们就当…你从来都没来过。”

“小米,”厉天宇苦笑一声,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无奈地抚了抚额,赶紧解释说:“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你在想什么呢。我说回去,不是我走了永远都不会再来了。也不是我被你拒绝被你骂了就灰心,打算放弃。而是我要回去离婚,我说过,只有先把离婚手续办了,我才能有资格再重新追求你。”

“什…什么?你要离婚?”邹小米惊愕地看着厉天宇,有些不大相信他说的话。

虽然他之前一再保证他会离婚重新追求她,那是她那也只是把那些话当做笑话或者安慰她的话来听得。从没想过,他会来真的,而且还这么急速。

“当然,这个是我向你保证过的事情,是绝不会改变的。而且我现在要提前实施这个计划,所以小米,我现在要先回去去办这件事。小航就要麻烦你照顾了,我现在不能带他离开。”厉天宇抱歉地说。

邹小米一下子就急了,赤红白眼地说:“你当然不能先带他离开,他是我儿子,你凭什么带他走。我会照顾好小航的,不是都照顾了三年,这一点又不用你交代。”

“可是我让你照顾,是想让你搬去我的地方照顾他。而不是把他再带回那个鸽子笼,让他继续在那种恶劣地环境下生活。”厉天宇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

邹小米一愣,随即立刻摇头:“不行,我是不会搬去你的地方的。我凭什么要搬到你家去,小航和我在那里生活了三年,不是都挺好的。我们很好,不需要大房子。”

“可是如果是我执意要让你搬过去呢?”厉天宇这次过来,不是跟她商量的,而是一定要让她搬。

邹小米笑了,但是笑的很冷。“厉天宇,你以为这还是三年前,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吗?我凭什么听你的。”

“不凭什么,就凭我是天宇集团的总裁。是可以决定天宇集团分公司命运的人,如果你不同意,这次服装展览的事我会让陈经理把事情交给别人的。反正你又不是我们公司的员工,而且刚才我还问过陈经理了。你迷迷糊糊的,居然连合同都没签,所以我们之间不存在毁约。并且,如果你还是不同意,我还会让陈经理取消和你继续合作下去的事。小米,你知道我不想做这些,只是想让你搬去我的地方,好好照顾小航而已。”

“你…这是卑鄙。”邹小米听了厉天宇平平淡淡地说了这些话,整个人都要震惊了。万万没想到,厉天宇居然会这么卑鄙,又利用工作的事情来要挟她。

这份工组是她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而且在T市,她如果再想找这么一家工资高而且待遇好的公司,是找不到了。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找厉天宇的公司,因为别的公司给的工资是根本不够养活他们母子的。

现在厉天宇居然用这件事来威胁她,这不明摆着要把她逼上绝路嘛。而且这个服装展览耗费了她很多心血,也是她人生意义上的第一次大事情。如果半途而废,她一定难受死的。

骂也骂了,气的瞪也瞪了,可是再看厉天宇,还是那副坚定不移不改变心意地样子。最终,邹小米妥协了。果然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没钱的她永远都不是有钱的厉天宇的对手。

“好,我同意住进去。你让我把这个展览做完,这是我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我很喜欢这份工作。”妥协的邹小米如同一直泄了气地皮球,连表面尖锐地刺都没气了,毫无生气地耷拉着,看上去可怜兮兮。

厉天宇笑了,他就喜欢看到邹小米这个样子,让他有种难以言说地成就感。并且,欲望也迅速地升起。让他十分想要抱着邹小米亲一亲或者摸一摸,不过他也知道,如果现在他这么做,一定会让邹小米更加生气。说不定还会把刚才答应的事情也反悔,所以虽然他心里痒痒的,十分心痒难耐。但是还是克制住了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地址你知道的,自己过去就行。我是今天下午一点的飞机,等一下我就要交代一些事情回去了。小米,我会马上办好这些事,等我回来。还有,和那个云哲修远一点。那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一定有过什么情史的。说不定只是把你当成某个人而已,肯定不是真心喜欢你。”

“你别自己不好就诬赖别人也不好,修再不好,也总比你强,只是把我当做发泄的工具。”邹小米本来听到他说那些话心里还有些伤感,可是一听他又诽谤云哲修,就不由得生气了。

厉天宇看她这么护着云哲修,心里也特别不舒服。其实他也不想变成一个善妒的小肚鸡肠的人,这种事情上明知道要大方,可是就是忍不住。原来嫉妒真的会迷失了一个人的心智,让他完全变成一个他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人。

“好吧,随便你怎么想。我会尽快回来的,等我。”厉天宇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再继续这个话题。说完后还是忍不住突然捧住邹小米的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又赶紧放开走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