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74章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
“你到哪里去了?”邹小米兴高采烈地回家,一推开门就看到厉天宇冷着一张俊脸站在门口,满脸阴霾地看着她问。

邹小米愣了一下,想起今天他们两个吵架的事。本来想好好跟他说话呢,此刻看到他臭着一张脸也不跟他好好说话了。冷着脸说:“我到哪里管你什么事,和你又没关系。”

“和我没关系吗?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儿子的母亲,你居然说和我没关系?”厉天宇被邹小米的话气坏了,本来他今天就有些感冒,身体不舒服。所以,耐性也就更差。

一把将邹小米的胳膊抓住,硬扯着将她扯进屋子里,一脸阴霾地瞪着她。

邹小米被他瞪得心悸,不过想想如果这个时候示弱,就像是怕了他似得。于是,也抬着头跟他瞪眼,看谁瞪得过谁。

两个人互相瞪了一会,厉天宇觉得这样自己就像个白痴似得。看着她倔强的眼神和因为生气而抿紧的红唇,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凶狠地低下头含住她的嘴唇,用力地吸允起来。

“放开我,谁允许你亲我的,流氓。”现在正吵架呢,邹小米怎么允许厉天宇亲她,生气地伸出胳膊将厉天宇一推,还顺手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邹小米真的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下意识的行为。等打了之后才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然后无比后悔。心虚的厉害,脸色都白了,连忙动了动嘴角,想问他怎么样。

可是厉天宇不等她开口呢,就捂着自己被打得那半张脸更加阴沉地看着她。看的邹小米心里一阵阵害怕,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几步,一直退到门口。然后拉开门,就想跑进去。

可是她哪里跑的了,这一巴掌就等于把厉天宇的所有情绪都给爆发了。现在的他几乎愤怒到了极点,情人间的从怒火转到浴火就是一层纸的距离。邹小米那一声流氓,勾起了他所有的暴虐因子。

冷笑一声,嘴角扯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我是流氓?哼,既然你都认为我是流氓了,如果我不做点流氓该做的事,怎么能对的起你。”

“你要干什么?”邹小米心里一惊,看到厉天宇眼中地暴虐,吓得脸色苍白起来。

厉天宇眼眸中的暴虐她太熟悉了,曾经何时,她被他这种暴虐伤的体无完肤。

“哼,你会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吗?刚从那个男人车上下来,他有没有这样对你?让我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他的痕迹。”厉天宇红了眼,想起刚才邹小米从周俊斌车上下来,他就气的要死。

怪不得,他说呢周俊斌怎么敢跟他这么较劲。原来是有了依靠,偷偷地和邹小米勾搭上了,所以才敢在生意上抢他的生意,将他的公司重创。

事业上、情感上都被他重重地撞击,厉天宇现在是恨死了周俊斌。事业上还好,经过他一系列地反击和打点,终于挽回局面。并且让周俊斌也损失不少,所以,那个混蛋就在公司受损失后来找邹小米,在他面前秀恩爱刺激他吗?

没有一个男人允许被这样对待的,厉天宇更是如此。

不等邹小米做出任何措施,他就大手抓住邹小米的肩膀,强行地将她的衣服撕开。扣子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很快,邹小米就露出胸前的一抹白雪,晃得厉天宇眼晕。

“你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邹小米被他突然这样对待,吓得一哆嗦,疯狂地反抗起来。上一次他带给她的暴虐让她真的是怕了,生怕再有那样一次,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死。

厉天宇被她激烈地反抗弄得一愣,不由得住了手。不过,他住手后邹小米依然没有停止嚎叫。一边用力地甩打着自己的胳膊,一边痛哭地哀叫:“放开我,不要碰我,不要。”

厉天宇皱紧眉头,看着她这么激烈地反应。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想到上一次将邹小米伤的,他也十分内疚。但是不知道,居然给她带来这么大的阴影。

“好好好,我不碰你,你别哭,别哭了,我不碰你就是。”厉天宇连忙举起手来做出投降的样子,大声地对邹小米说。

其实刚才他也是气昏了头,才会觉得邹小米和周俊斌发生什么。

他心里清楚的,邹小米和周俊斌之间不可能发生关系的。邹小米不喜欢周俊斌,要发生也会和云哲修,和周俊斌压根没可能。连云哲修她都能保证清白,更何况是周俊斌,他不过是被怒气冲昏了头。

在他一连串的道歉声下,邹小米终于消停下来了,慢慢地放低了声音,直到没有声音。身体也渐渐地软下来,靠着墙壁滑到地上。

衣服已经打开了,露出里面雪白的肌肤。

厉天宇看着这样的邹小米,不禁咽了咽口水,不过也不敢再刺激她了。慢慢地蹲下去,声音低柔地安抚说:“小米,别激动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永远都不会伤害你的。”

“你骗人,你每次都说不会伤害我,可是每次都会,每次都会。”邹小米抱着自己的膝盖,呜咽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控诉厉天宇的禽兽行为。

厉天宇有些头疼,他就像狼来了的孩子,犯过的错误太多,已经不被信任了。

只能看着邹小米哭完控诉完,才又唯唯诺诺地保证说:“我这次保证,肯定不会骗你,我保证好不好?”

“你真的不会骗我?”邹小米正捂着眼睛哭的泣不成声呢,听到他这话,立刻止住哭声,抬起眼睛看着他。

厉天宇眉头跳了跳,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现在也容不得他多问,生怕他问了,邹小米再跟着哭起来。只好不情不愿地点点头,说:“是,真的不会骗你,我保证。”

“好,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的成就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成绩?”邹小米擦干眼泪,看着他哽咽地说。

厉天宇又皱皱眉,十分无奈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的成就和你自身的努力脱不了关系。可是小米,你也要明白。如果没有我这个平台,陈经理会给你这个机会吗?到现在你或许都是打杂的,连正式编入都没有。在这个世上有能力的人很多,可是光有能力是不够的,千里马也需要伯乐来发觉,你是匹千里马,可是我才是你最好的伯乐。所以我想让你留在我身边,你想要更大的发展平台,我可以给你,只要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这还不够吗?”

“不够,”邹小米马上冷笑一声说:“即便是我以后走的再远站的再高,可是都离不开因为有你的缘故。在你心里,是你成就了我,你就是我的天我的神。可是厉天宇,我不止一次地告诉你,也许以前我是有想要借助你成就自己的想法。但是现在没有了,现在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做我想做的事,而不是靠你的缘故。”

“那你想怎么样?”厉天宇皱紧眉头,他实在是无法理解邹小米的这种想法。有平台可以借助,为什么不肯用,非要用什么自己的力量。这不是吃饱了撑得嘛,从他第一天做生意开始,他就知道,有关系有靠山,可以省多少力气。

“我今天见了程倩倩,就是那天在医院的那个,周俊斌的未婚妻。她现在开了一个工作室,就是做服装设计的。我想去她那里上班,已经跟她说话了。我回来,就是跟你说一声的,顺便拿一下合同,该赔偿多少钱,我赔偿就是。”

“你要离开公司?”厉天宇蹭的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厉声问。

邹小米被他的声音吓得一哆嗦,不过这时候她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如果自己退缩了,就等于是怕了厉天宇。想要离开公司跟程倩倩做的事,就更没有希望了。

所以,也站起来仰着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是,我是想离开公司。你不是说我都是靠你才有现在的成就吗?那我就离开你的公司,让你看看,我自己究竟行不行。”

“邹小米,你是真笨还是装笨。周俊斌就那么好吗?让你放弃现在的工作,背叛我,背叛儿子,不顾一切地追随他?”厉天宇气的咬牙切齿。

“厉天宇,你不要胡说,这和周俊斌什么关系。我是和程倩倩做事,和周俊斌没关系。”邹小米就不明白了,厉天宇为什么非要扯着周俊斌不放,好像自己就跟周俊斌有什么似得。

“哼,和他有什么关系?当然有关系了。你以为一个程倩倩就能开一个工作室?程家不是做生意的,他们是走仕途。程家到现在也就出来程倩倩这么一个要做生意的,想要做生意你以为是任何人都可以的?就算程倩倩家里有门路,可是在这个大染缸里也不是任何人都能游得起来的。还不是要靠着周俊斌,通俗一点说,你所说的那个工作室,根本就是周俊斌的。你表面上是和程倩倩合伙,其实呢,根本就是中了周俊斌的圈套。你这个人脑子又笨又单纯,签合同都不看的,随随便便就能签合同,到时候周俊斌给你签个卖身契,估计你都傻乎乎地签了。”

“行了,你别把别人想的那么龌龊,哪里又那种事。合同能有什么问题,不公平的合同是没有法律效力的。”邹小米不相信厉天宇的话,拿出以前她咨询过的一点法律规定说。

厉天宇嘴角的嘲弄扯得更高了,冷笑着说:“没有法律效力?我告诉你,法律都是有本事的人给没本事的人的约束的。只要找个好律师,就算是你签了卖身契,也能把它变成合法的。就像你跟陈经理签的那份合同,你说该赔多少违约金你都赔?可是你知不知道,那到底有多少钱,你赔得起吗?这就是你信任的人,还不是一样骗你没商量。”

“你…,你什么意思?”邹小米脸一白,不安地看着厉天宇问。

厉天宇冷笑一声,转身走进书房,将复印过的一份合同拿出来扔到邹小米面前。看着她冷声说:“看看最后一页写的什么吧!稀里糊涂就签了,真的签了周俊斌的卖身契,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邹小米连忙将合同拿起来看,这合同的确是她和陈经理签的那份合同,开头都是一样的。前面的不看,直接翻到后面,当看到后面的一大串数字和句子后,邹小米整个脸都变了。

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厉天宇万分失望地问:“这就是你的真正面目吗?你一直打得,就是这个主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