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79章 放弃是爱你最好的方式
“舅舅,您怎么来了,呵呵呵。”康城连忙装着一张笑脸迎上去。

可惜厉老爷子不吃他这一套,用力一推,将他给推到一边。直接走到厉天宇身边,看着哭的泣不成声的小航是满脸心疼,痛心地问:“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的宝贝孙子了,让他哭的这么厉害。”

说完,还将拐棍往一边一扔,就朝小航伸手,要抱小航。

以前老爷子要抱小航,小航总归是马上伸过去手,让爷爷抱的。可是这一次,小航闭着眼睛哭的眼睛都肿了。稍微看到厉老爷子伸过来的手,居然不像以前那样听话买账。而是扭过头朝爸爸怀里一钻,委屈的更加哭起来。

厉老爷子:“……。”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顿时尴尬的不得了。不过听到孙子更加委屈的哭声,也顾不得尴尬了,就冲厉天宇质问:“天宇,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航怎么这样了?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功夫就不理我了。还有,他哭的这么伤心,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

“舅舅,舅舅您跟我说,我来跟您解释这件事。”康城连忙又跑过来,先是捡起舅舅地拐杖递给他,然后又跟他说。

现在表弟正伤心欲绝呢,让他说出这件事,还真是对他极其残忍。

其实厉老爷子也发现儿子的不对头了,整个脸色难看的很。便心里隐约猜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还有可能和儿媳妇有关。所以,他也就不敢再逼问他了,只能连忙听康城说。

康城将老爷子带到一边,详细地跟他讲了邹小米的情况。看到老爷子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就马上安慰说:“舅舅你放心,我已经咨询过心理方面的专家了。你也知道,我自己本身对这一块也有研究,所以,经过我们商量一致认为,小米的情况不严重。您别太担心,您现在可是家里的顶梁柱。你看天宇那样子,就指望不上了,小航还哭的一塌糊涂。你可要好好安慰他们,让他们淡定呀!”

本来厉老爷子还伤心欲绝呢,自己那么中意的儿媳妇,又是老朋友的女儿。好好的突然得了这个病,让他怎么不伤心。不过,听康城说完这话,他还真的冷静下来了。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年妻子的离世都没能击垮他。现在为了儿子和孙子,他更不能倒下。

所以,马上就对康城沉声说:“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你说的对,还有天宇和小航需要我照顾,我可不能倒下。康城啊,舅舅没求过你什么事,这一次是真的求你,一定要好好的治疗小米,千万不能让她有事。”

“舅舅放心,就算您不说,我也知道的。”康城连忙正色地保证道。#@$&

厉老爷子这才放心地点点头,又沉声说:“小航还是最好不要参与这件事了,或者,等我跟他讲明白了再说。孩子还小,妈妈突然变成这样,是会吓到他的。”

“对,舅舅说的对,这一点是我失措了。”康城也有些懊悔,之前只想着用孩子来唤醒一个母亲。却忽略了,如果不成功,对这个孩子来说会是多大的伤害。

小航哭了许久,最终还是睡着了。哭的太累,让他不得不闭上眼睛睡觉。不过即便是在睡梦中,还是偶尔会惊醒,然后又是哭。一边哭一边叫着妈妈,让人听了十分心酸。

厉老爷子把小航带回去了,虽然厉天宇有些不舍。不过也知道儿子在这里也没用,而且对孩子的影响也实在是不好。所以,干脆就放手儿子,让父亲将小航带回去了。

厉天宇没有离开,也就在病房里陪着邹小米。前一晚就没有睡觉的他,现在精神差的很。康城是建议他去休息的,不过他却不肯,非要陪着邹小米。%&(&

邹小米中午吃了一点粥,是厉天宇一点一点地喂她的。在喂她粥的时候,不停地跟她说话,想要唤醒她的知觉。不过可惜,都没有什么用处。

到了晚上,八点钟一过,邹小米自觉地闭上眼睛睡觉了。乖巧的不得了,因为烧已经退了,康城便没有给她再继续用药。现在的她除了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全然不知外。其实,也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看着这样乖巧的邹小米,厉天宇倒是苦笑一声,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你呀,以前也没见你这么乖。总是和我吵和我闹,那时候真的很烦。想着你什么时候能乖乖地就好了,可是现在,你变乖了,我怎么又突然怀念起你不乖的时候呢?现在我是真希望你能跟我吵跟我闹,这样,我也许会更开心些。呵呵呵,你说,我这是不是犯贱呀!”

邹小米依旧闭着眼睛,对他的话无动于衷。

厉天宇怔了怔,如果以前他对邹小米说这些。一定惹来她的嘲讽吧,现在这么安静,还真是心里不是滋味。果然,人就是犯贱的,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她的珍贵。

这一晚厉天宇又是一晚没睡,一直守在邹小米身边。定定地看着她的样子,看的出神。

他这幅样子,如果不是因为能对外界有所反应,恐怕别人也会以为,他也和邹小米一样陷入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了。而康城也没有闲着,连夜召集了几个知名的心理专家做会谈,共同商量邹小米的病情。

这几个人都是国内比较知名的心理专家了,都给邹小米会过诊。经过大家一致诊断认为,像她这样突发性的自我封闭。而且以前还是一个性格十分开朗乐观的人,除非是碰到让她信念摧毁的事情。否则,一般的小事情很难打倒她。

而且还不是一件是两件小事这种,应该是那种很大的,巨大的事情给了她重重地打击。

对于邹小米和厉天宇之间的问题,康城也不是很了解的。商谈了一晚上商谈出这么个结果,他还算是比较满意。等天亮后马上让人安排这几位专家休息,而后他自己则是赶紧去找厉天宇,问他最近和邹小米的情况。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伤害到邹小米的事。

“这个…和邹小米的病情有关吗?”厉天宇听了康城的问话,皱起眉头问。显然,他是不想把最近自己和邹小米的关系告诉他的。

康城连忙说:“当然有关系,这也是能治好她病的关键。你最近是不是和她吵架了?才会让她这样。我早就跟你说过,别看她大大咧咧的,其实她心思敏感的很。以前又受过伤害,就更加敏感了。你说,你到底是怎么伤到她了。”

厉天宇眉头又皱,不过还是没回答他的问题。好一会,才沉沉地说了一声:“我知道了。”

厉天宇看着邹小米的脸发呆,一直呆呆地坐了几个小时。和康城的谈话结束后,他就一直不能平静。他自然知道邹小米变成这样的可能原因是什么,只是自己不肯放开她而已。

可是真的放开她…厉天宇一想到这个可能,就觉得心很痛。

他知道邹小米一直想要离开他,虽然他一直不能理解,她为什么非要离开他。但是他也知道,她要离开自己的心有多坚决。现在不惜用自己的身体来跟他对抗,除了妥协,他竟觉得自己不能有任何选择,浑身无力地厉害,心都要被抽空了一样。

“小米,你到底要我怎么办?”厉天宇趴在邹小米的床边,第一次觉得这么无力。

而他的话并没有让邹小米做出任何反应,邹小米依旧如同之前一样,眼眸无神地看着上方,定定地像个木偶人。

厉天宇看着这样的她又是叹息一身,紧紧地咬紧牙关,隐忍了好久,才终于深吸一口气握住她的手深情地说:“小米,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能听得懂这些话。不管你听得懂还是听不懂,我今天都要对你说。你想让我放开你,好,我今天郑重地告诉你,我放开你。只要你能好,让我永远放开你我也是愿意的,只求你能够好起来。”

厉天宇艰难地说完这些,说完这些后再也承受不住,又最后一次紧紧地握住邹小米的手握了一下。这才站起来,毫不犹豫地离开这里。

他心痛,他是真的心痛啊!

虽然明明知道,这是因为爱才不得不放手,可是心依旧痛的无法呼吸。

康城刚好上了个卫生间又过来查房,就看到厉天宇急急忙忙地从里面走出来,便迎上去问:“天宇,你怎么出来了?小米怎么样了?有什么变化吗?”

“没有,她很好。,好好…照顾她。”厉天宇艰涩地说。

他没有抬头,如果抬头的话,康城就能看到他眼中的晶莹。

“喂,天宇,你去哪里?你要出去吗?”康城察觉到厉天宇的声音不对劲,连忙着急地问。可是没等他仔细问呢,厉天宇就已经大步地离开这里了。无论他怎么喊,厉天宇都没有停下脚步。

厉天宇离开这里后马上驾车回家,回到他和邹小米两个人住的地方。看着空旷的房子,心里也是一片凄凉。

怔怔地在这里站了好一会,才无奈地露出一声苦笑,然后缓缓地蹲在地上,用手捧住自己的脸,无声地流下眼泪。

厉老爷子是第二天知道厉天宇回家的,康城看他昨天那样离开,打他电话也不接,而且也没有再回来看邹小米,就知道事情不对头。怕他出事,便赶紧给舅舅打了电话,让舅舅过来看看。

厉老爷子来之前也是先打了电话,不过同样的也没有人接。于是便让佣人看着孙子,自己过来了。幸好,他也有一套这里的钥匙,打开门进来后,就看到儿子依旧保持着昨天的那个姿势蹲在地上,哭的泪流满面。

厉老爷子当场就心疼了,心顿时拔凉拔凉的。

站在门口半天没动静,从儿子上小学开始就从没看儿子哭的这么难受过。他母亲去世时也只是无声地哽咽,夜里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他一过去,保准马上擦干眼泪,露出一脸的笑意。像这样哭的泣不成声地样子,他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看见。

当场看的他心里难受的不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了的缘故。看到儿子这幅样子,也不知不觉的眼睛湿润起来。

“天宇,儿子。”厉老爷子难受了一会,可是到底是老爷子,强忍住掉眼泪的冲动走过去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给儿子鼓励。

厉天宇蹲了一夜,突然被父亲拍了一下总算是回过神。将手拿开看了看父亲,自己一脸的眼泪他也知道不好看,赶紧自己抹了把脸,哽咽地叫了声“爸。”

“起来吧,回爸那里吃饭去,小航还在等我们呢。”厉老爷子闪了闪眼眸,又拍拍儿子的肩膀说。

他没有问儿子怎么了,儿子是男人,是男人就能撑起一片天。他只需要安慰一下,不需要问他怎么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