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178章 番外—做该做的事
季风回到自己家,他出来时并没有从正门出来。就是怕被母亲知道,现在进去更不会从正门进去,依旧从出来的那条路上进去的。

不过当他翻着窗户翻进自己房间后,突然房间里响起一声戏谑地声音,说:“没想到首领进自己房间,居然也要翻窗户。”

季风一愣,一条腿还跨在窗户上呢,听了这话不禁抬起头。倒是没有多震撼,就算是震撼也表现的很淡定。

不过当看到说话的人是谁时,倒是真的让他蹙了蹙眉头。将在外面的那条腿给扯进来,然后声音波澜不惊地说:“你怎么进来了?有事吗?”

“没什么事,只是太太让我进来看看您,看看您有什么需要嘛。没想到…并不是我不经过您的允许才进来的,只是…您应该明白太太的意思,她只是想让你我看上去更亲密些,看上去更像是夫妻。”依琳将之前的戏谑收起,又恢复了之前的卑微恭敬,声音平稳地说。

季风闪了闪眼眸,他当然知道依琳说的什么事。母亲让她半夜来,又是为了什么。

叹息一声,淡淡地道:“依琳,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我知道,你不愿意。”

依琳猛地抬起头,睡衣因为松垮的腰带而有些滑落下来,露出圆润地香肩。她定定地看着季风,看了好一会,才突然嗤笑一声,淡淡地说:“首领又怎么会知道我不愿意?如果依琳不愿意,就不会来了。太太只是建议我们更亲密,并没有强求。”

“你愿意?”季风皱眉。

“当然,”依琳微微地勾唇,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一边将自己的腰带慢慢地解开,一边解释说:“能为您贡献我自己的身体,是依琳的荣耀,又怎么会不愿意呢。”

说话的时候腰带已经解开了,宽敞的睡衣瞬间松开,露出她里面凹凸有致地身体。

因为里面没有穿别的衣服,只穿了内衣裤。所以这个样子看上去,越发的诱惑迷人,若是一般的男人看了,恐怕早就鼻血直流,动情不已。

不过季风却像是看普通东西一样地看着依琳,并且在依琳主动靠过来时将她的睡衣瞬间系好。而且还将她的睡衣系的严严实实地,不漏一丝缝隙地说:“可是我现在没有兴趣接收你的身体,依琳,我不打算隐瞒你。我并不喜欢你,不止是不喜欢,还有一点感觉都没有。并且,我已经有我爱的女人了。所以我现在想让你考虑清楚,明天的订婚宴能不能取消。我知道你也同样不喜欢我的,别再说那些虚伪的话了,一个女人爱不爱我,我自己能感觉出来的。”

“是吗?您能感觉出来?那么真遗憾,这次您的感觉完全错了。”依琳讽刺地笑了一声说。#@$&

“你有什么条件?”虽然依琳依旧说她喜欢自己,不过季风并不相信。他觉得依琳之所以这么坚持,肯定是有所条件。没有达到她的条件,她是不打算松口。

依琳笑起来,淡淡地说:“我能有什么条件,如果非说要有的话。我的条件就是能够嫁给首领,成为首领夫人。也许您说的对,我可能并没有那么爱你,因为在我听到您说您有爱的女人时我并没有太过悲伤,不过取消订婚宴的事,请您原谅,我不能答应您。而且如果让太太知道的话,她也一定会非常伤心的。今天请了许多大人物来,我想太太付不起这个责任。同样您身为季家的当家人,也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这样一意孤行地耍了那么多人。”

“明知道我对你没感情,却依旧要嫁给我,你到底是为什么?”季风寒冷着声音问,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依琳的想法。明明之前那么多次表现出不想跟他结婚,不想跟他在一起。为什么,突然又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首领,为什么这么怀疑您的魅力吗?在依琳看到您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首领,也许没有到首领认为的那种程度,不过依琳的确是很喜欢首领的,这是毋庸置疑的。您不愿意跟依琳做一些亲密的事,依琳毫无办法。不过现在外面恐怕已经有太太安排下来的眼下了,您是让依琳出去,还是守在这里?”

“你在这里吧!我会去找母亲谈。”季风有些气恼地说,觉得跟依琳无论说什么好像都说不通了。只好气闷地道,然后愤愤地走出门去。%&(&

季风走出去的时候还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惊得依琳一颤。

原本清澈又倔强的眼眸里立刻升起一层雾气,两只手紧紧地握紧了拳头,眼眸一愣,划过一抹寒光。

季风猜到,母亲肯定已经知道麦琪的存在了,并且还知道麦琪来这里找他了。他现在心里还真是有些不安,既然母亲已经知道麦琪的存在,那为什么一直没什么动静。难道是,又别的阴谋吗?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一定要先找母亲谈一谈。既然母亲没有动麦琪,就说明一定有她的道理。而现在,也不一定趁自己回来,就对麦琪怎么样。

季风敲了敲母亲的房门,很快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进来。”

季风犹豫了一下,推开门进去。果然见母亲就坐在沙发上,大半夜了却没有一点睡过的迹象。这说明,她今晚根本没睡。

“母亲,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季风站在季太太面前恭敬地问。

季太太冷笑一声,不缓不快地说:“如果我睡了,你是不是就不会来找我了?”

季风一愣,随后又低下头歉疚地说:“母亲,是我不好,这么晚了还来打搅你。不过这件事很重要,我希望您能听我说完。”

“是吗?很重要?因为那个女人?阿风,真没想到,十年了,十年了你都没忘记了。具体还和她有来往,呵,我是该高兴我儿子长情,是个情种呢。还是该悲哀,居然这么没见识,一辈子就赖上一个女人。”

“既然您已经知道麦琪的存在了,那我也就不瞒您。是的,这么多年了我的确是没有忘记她,并且还一直寻找她。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我终于找到她了,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的。您可能也知道,我和她还有一个儿子了。叫麦俊,已经九岁。所以我想跟您说,能不能取消订婚宴,既然我已经有了孩子和妻子,这场婚礼也就没有再进行下去的必要了。”

“你的孩子?”季太太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中的愤怒说:“你认为那个孩子是你的吗?好,就算他是的孩子,可是那又怎么样。他适合做季家的继承人吗?有那样一个母亲,他根本就不配进入季家。你一开始肯定还担心我会把他抢走吧!这点你尽管放心,那样懦弱地孩子,我是看不上的。只有你和依琳的孩子,才能够成为强者,才能够继承季家的家业,成为季家的继承人。”

“所以,你还是要我和依琳结婚?”季风紧皱着眉头,冷冽地问出这句话。

季太太叹了口气,一改刚才的冷硬态度,叹息一声无奈地说:“阿风,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父亲的事…呵,其实不止是你一个人知道,我也是知道的。他没有死,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死去。可是我明明知道,却什么都做不了。是的,你父亲不爱我,因为我不是他自己挑中的女人,我只是身为一个为季家生育后代女人的最佳人选。但是,我和他在一起也生活了二十年呀,二十年。对一个女人来说,能有几个二十年。我把最美好的二十年给了他,全身心地给了他,除了有责任支撑着,更多的就是爱吧!”

“但是他不知道,或者说他不屑于接受。你们真像,果然是父子两个一脉相传。为了自己爱的女人可以不择手段,却不肯为了那些爱你们的女人施舍一个眼神。他走了,走的毫不留情,只因为觉得自己的责任已经尽完了,对我却没有半点留恋。而现在,你也要走了,阿风,你让母亲亲眼送走你们两个吗?让母亲,变成这个世上最可怜最可悲的人?”

“母亲,”季风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母亲竟然知道父亲还没有死的事。这么多年看母亲从未提过这件事,并且在父亲忌日到时候那么虔诚地祈祷,他以为母亲已经相信父亲死了的事实。

不过也是,母亲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地相信呢。

“阿风,明天的订婚宴是必须要进行下去的。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你知道吗?你四叔没死。哼,当年那么设计想要害死你父亲,可是结果呢,却被你父亲用反间计给彻底打败。不过那次爆炸事件我们都以为他死了,直到前两个月我才知道,他居然没死。你知道他没死意味着什么,那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他是不会就这么甘心失败的。这次他又出现,恐怕就是为了东山再起。听说他有一个儿子,被送往了别的基地,成为了最厉害的雇佣兵。恐怕这一次,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如果明白的订婚宴不能继续的话,阿风,你应该明白我们将会面临什么。自己主动退出和被别人赶下去,将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