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180章 番外—盛大的婚礼
季风和依琳提前到达季家庄园,订婚宴肯定不能在季家老宅里举办。一是来的人太多,季家老宅装不下那么多人的。二来今天肯定要发生点事情,季太太不想让季家这百年来的老宅受什么损害。所以便让订婚宴安排在季家郊外的庄园里,够大也够气派。

作为男主角,季风自然要提前到场。

依琳也跟着他一起来了,不过并没有先出现。毕竟是准新娘,不能这么快就现身的。要给大家保留一个神秘的猜测,最后压轴出来。

而季风先出现后就开始跟来的人寒暄,许多都是和几家有生意来往的人,还有季家的几个世家也到场了。

季风一一寒暄后就看到一个高个子男人走来,这个男人季风不认识,不过那双眼睛却很熟悉。倒并不是在哪里见过,而是自己就有一双那样的眼睛。

季风一下子就猜到他是谁了,不禁冷哼一声迎上去。走进那人平静地说:“真是很意外,居然还能在现在见到你。”

“是呀,我也很感动。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你,我亲爱的侄子。”高大的男人笑着说。

原来他就是季风的四叔,季恒。

若说季风长的像他父亲,倒不如说季风长的更像他的四叔季恒。不过季风并没有见过季恒,或者说小的时候见过但是都不记得了。只在相册里见过,所以才觉得自己像极了四叔。

但是现在,季风望着这张完全陌生的脸。他和季恒之间已经完全不像了,除了那双眼睛还有些相似,再无一处地方可像。

四叔也够狠心,能够将自己的脸完全变一个人。所承受的手术,恐怕当年也十分辛苦吧!

“是呀,您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我的确是意外。不过我更希望没有见到你,这样的话,你的有生之年还能再长一些。”季风淡淡地叹息说。

“哈哈哈哈,”季恒笑起来,一点都不为季风的过分语言而生气。只是笑过之后说:“我的生命已经这样了,所以任何事情都无所谓。倒是你,我亲爱的侄子。你打算你的人生就这样吗?或者说,重复你父亲的悲剧。”

“哦?你认为我父亲是悲剧?那么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季风冷笑着问。

季恒脸色一怔,不过很快板着脸郑重起来,严肃地说:“季风,当年输给你父亲我输的心服口服。如果他不是突然去世,或许我永远都不会再现身。继续做我平凡的人,过我平凡的生活。但是现在不同,他死了,你继位了。当然,你做的也很好,将季家管理的井井有条。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我也不会出现。可是现在的事实是,你父亲无心管理季家。用亲兄弟的鲜血来铺垫了一条路,却在得手之后撒手不管了。而交到你手上,你又是如此。打算将季家寄托到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身上,你们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根本就是对季家的不尊重。”

“所以呢,”季风冷声打断他说。

“既然你们这么不想为季家鞠躬尽瘁,那么就不如将季家首领的位置让出来吧!交给合适的人来管理,这样无论是对你们还是对别人,都是最好的选择。”季恒被季风一打断不禁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将自己原本想要说的一股脑地说出来。

“呵呵呵,”季风低低地笑起来,如同看笑话一样地看着他的四叔。

好一会,才缓缓地开口说:“四叔是觉得,你就是那个合适的人是吗?”

“不,我没有这么说。我知道我不合适,不然当初输的也就不是我,而是你父亲。但是这么多年,我从未忘记过季家。你有一个堂弟,因为同样有着身为季家人的责任和血统,他从小就做的很好。我相信,他可以做的很好,并且不会为了某些原因而成为季家英年早逝的当家人。”

“恩,我知道,我听说了你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堂弟。的确是很有戏,如果…。”季风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又冷声说:“如果不是你这么毛推自荐,我也许会考虑考虑他。就连皇帝即位都不一定非要自己的儿子,兄弟也是可以的。所以,堂弟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这个能力,又何尝不可。”

季恒脸上一喜,他没想到季风居然会这么轻易地答应。看来调查的一切都是真的,季风想要退出季家,他真的爱上了一个平凡的女人。

不过还没等到他高兴太久,突然季风又话锋一转,声音森冷地说:“可是像四叔这样直接来要,我突然又不想给了怎么办。”

“你…你什么意思?”季恒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说话都不利索地问。

季风笑起来,突然眨了眨眼睛戏谑地道:“我什么意思难道四叔不明白吗?想要得到这个位置,二十年前你没争过我父亲。现在,也休想从我手里夺走。”

“你的意思是,不想让位了?”季恒现在终于听明白了,他就说嘛,想让季风这么简单地让位,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哼笑一声,冷冷地说:“你不想让位也可以,真悲哀呀!明明就不想和这个女人结婚,却还要装作很恩爱的样子。你让在外面等你的那个女人知道了,该有多伤心。”

“这个就不用四叔操心了,安心喝你的喜酒,等订婚宴结束了,我们叔侄两个再好好叙叙旧。”季风神色沉稳地说。

说完招了招手,让事先在这里等候的人将季恒请到别的地方去。

当然,那地方有季风订婚宴的全程直播,也会有几杯喜酒。

季风等人将季恒给招呼走了之后,一张脸立刻阴沉下来。看来麦琪的存在不止是母亲知道了,还被季恒给盯上了。而现在,他们两边人都没有什么动静。倒不是顾念着那点牵绊的亲情,而是在等吧!等他的订婚宴在全城播放,让他亲自来伤害他爱的人。

母亲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让麦琪失望死心。而季恒的目的就更阴险了,也许他会找人联系麦琪,然后找机会给他沉重一击。

不过现在,就算是他明白他们所有的阴谋,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他根本没有时间出去跟麦琪解释,也没有机会跟麦琪结婚。

而一旦他毁约,不把这场订婚宴继续下去。恐怕很快就会引起季家其他长辈们的不满,还有,季家的那些合作伙伴也都是几辈子的合作伙伴了。他们同样也盼望着季家能够安稳,他们才能继续和季家合作下去。

一旦季家出现当家人可能会更换的事,恐怕也会直接影响季家的生意和季家接下来的发展。

毕竟在这个新旧更替较快地年代,季家虽然以百年世家自居独大一方。可是一旦有点不对劲,很快就会被别的家族所替代。

这才是让季风最痛苦的地方,明知道这场订婚宴是个阴谋。明知道这个订婚宴一旦进行下去将对麦琪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可是他却不能停。

因为一旦停下来,不止是他和母亲两个人的事,还有整个季家的命运都将被改变。

很快宾客们都来齐了,在这个偌大又风景秀丽地庄园里,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更请来了几位极有名的音乐家当场不停地演奏着华美而又动听的音乐。

很快红色的地毯铺开,订婚宴虽然不像结婚宴那么复杂,不过还是有些繁琐地程序的。

季风找到依琳,依琳今天穿了那身白色的婚纱,脸上更是被化妆师鬼斧神工的技巧给画的越发美艳不可方物。两个人手挽着手,一脸幸福地从红毯上走过去。最终,走到那个硕大的花台上,来一起告诉大家,他们要订婚了。

那个花台几乎是用玫瑰花铺垫而成的,华贵而娇艳欲滴地皇家玫瑰代表了两人至高无上的身份和地位。

站在那个台子上俯视着众人,依琳突然觉得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以前她从没试过在这种方位和人说话的,以前一直以为无论站在哪个地方,感觉都是一样的。

可是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了那些上位者的心态。怪不得那么多人不计代价地往上爬,只为站的更高。

下面的宾客们都羡慕又喜悦地看着台上的这两个新人,而被季太太特意请来的几个电视台的摄像机更是不停地全程激昂这一幕拍下来。并且,直播给全市的人们看,甚至还上了一些外地的节目。

这个时候,季风和依琳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人注视着,不止是这现场的这些人,还有许多透过电视看到的那些人。

季风和依琳演讲完自己早就背的滚瓜烂熟地演讲稿之后,两个人激动的而又颤抖地抱在一起亲吻。

“哦哦哦,”下面的人一片欢腾,顿时,满天的玫瑰花瓣洒下来,香气弥漫了整片天空。

麦琪静静地坐在酒店的房间里看着房间里的大电视,这台电视的质量不错,看上去页面非常清晰。不但如此,而且还很大,大到可以看清楚季风的每一个眼神,甚至每一个细小的部位。

两个人亲吻时抱在一起的样子是那么激动,看着对方的眼神是那么热烈,好像对方就是自己今生今世要寻找的爱人。

“罗杰,你说这些都是真的吗?”麦琪看到这一切并没有哭,也没有激动。只是过了好一会,才声音暗哑地淡淡地问。

罗杰同样震惊地看着这台电视,他的惊愕一点都不比麦琪少。甚至脸上的愤怒还要比麦琪更加明显些,就这样看了好一会,在听到麦琪的问话后声音森冷地咬着牙说:“不管是不是真的,季风,都让我们太失望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