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其他小说 > 厉天宇邹小米 > 第204章 番外—被心仪的人夸奖很幸福
梅梅有些娇羞地抿了抿嘴唇,不过更多的是脸上留露出得意地神情。

被人夸奖,尤其是被自己心仪的人,虽然已经贴上了曾经的标签,不过也就不能减少她心中的得意。所以,将心里疑惑云哲修一直好奇地打量这个房间的事给忘了。

看了看时间,说:“我要去上班了,你去送我吗?”

“当然,不然我来这么早干嘛。”云哲修笑着说。

梅梅嘴角抽了抽,说实话,她还真不习惯云哲修这么热情。之前也不是说云哲修对她有多冷淡,但是绝对不像现在这么热情。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变得特别温柔,真的像是看热恋中的爱人一样。

梅梅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果他这个眼神在昨天之前就有。就算是昨天她知道他曾经有个未婚妻叫蓝儿,并且那个死了的未婚妻长的和她有点像,她也不至于那么难过。

他解释两句,说不定她就能相信了。

可是偏偏的现在才露出这个眼神,怎么能让她心里踏实。总觉得是她识破了他的阴谋,现在他又上杆子来伪装欺骗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现在还是很享受被云哲修追的感觉的。

就连上个车都有他给她开车门,那种感觉,简直是爽透了。

云哲修将她送到金哲书店门口,在门口她就下车了,然后跟云哲修再见。她以为云哲修昨天和金哲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事,肯定不会进这家店了。以为他将车子开走,那是一定开走了。

但是没想到等她进去后换了工作服一出来,居然看到云哲修就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面色平静地坐在那里。

原来刚才他不是走了,而是去停车场停车了。

梅梅不禁嘴角抽了抽,紧走两步走过去看着他压低声音问:“喂,你怎么回事,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下午没事,听说这里的咖啡不错,所以进来喝一杯。你在这里做事,应该有好的推荐吧!觉得好的给我点一杯,另外,再送些小点心来,我中饭还没吃呢。”云哲修摊开手掌,一脸无奈地说。

梅梅不禁很皱了一下眉头,心里老大不痛快了。

不过既然人家说了,来者是客,她也不能大声地赶人走呢。所以,只能更加压低声音说:“你想喝咖啡去别的地方喝,想吃东西还有更好的蛋糕店,别再这儿呀!一会金哲出来看到你,你们两个又要打架了,你是嫌昨天他没有追究你的责任你心里不痛快吗?我告诉你,昨天只要他报了警,肯定就是你的责任。”

“放心,我哪里是那么好斗的人,不会打架的。”云哲修连忙向她保证说。

不过梅梅不信,还想再说什么,正在这时又有客人来了。别的服务员忙不过来,只好叫了一声梅梅。梅梅不好一直留在这里,只好狠狠地皱了一下眉头离开了。

不过一会还是过来给他送了一杯咖啡,还有一些糕点。

云哲修真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并且还吃了一块小糕点,点点头,也觉得不错。

梅梅看他真的像是在这里只是喝咖啡吃糕点,而不像是找事的,也松了口气。然后开始脚不沾地的忙起来,一会进进出出,跟只小蝴蝶似得。

以前梅梅是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的,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些苦。

所以昨天上了一天班后,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因为睡着了才知道自己有多累,有多不想起床。而现在又再次忙起来,身体就开始感觉到强烈地酸痛了。

每个关节似乎都被拉扯过一般,腿上更是酸痛的厉害。

到现在,她才终于体会到挣钱的辛苦了。不过她也不是那种不能坚持没有毅力的人,虽然现在很累很辛苦,可是还是咬着牙坚持下来了。

今天店里的生意不是太好,昨天金哲没有怎么出来,今天更没有出来。所以好多客人在这里待了一会就离开了,这也让梅梅轻松了一些。

并且心里也放了点心,金哲今天没来最好,这样就不用和云哲修撞见了。

说实话,她还真不想再让他们碰头。不管谁跟谁吵架,她夹在中间都不好做。

不过两个小时候金哲没来,叶枫倒是来了。一来就看到表哥,连忙走过来好奇地问:“表哥,真是稀罕哈,你今天怎么在这里?”

“我就不能在这里吗?这里的咖啡不错。”云哲修说着,又端起手中的咖啡来,往嘴边抿了一小口。

“你昨天不是才跟那个金哲打过架嘛,你不怕你今天留在这里,他往你咖啡里下点东西啊!”叶枫嬉笑着问。

云哲修笑着摇摇头说:“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一般的东西我是能尝出来的。还有,他不敢,下了东西可是毁了他自己的生意。”

“恩,也是,怪不得表哥这么有恃无恐。”叶枫笑起来。

云哲修也笑了,笑骂道:“别在这里贫嘴了,你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去,说不定一会那个金哲还会来找我呢。我还有事要跟他谈。”

“好吧,那我去别的地方了,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再跟那小子打架,把我也叫上,一比二我们怎么着也是稳赢的。”叶枫挥了挥拳头,对表哥呲着牙说。

其实他看不管金哲那小子也好久了,谁让那小子长的那么帅。再打起来,他一定只揍他的脸。

云哲修笑了笑,挥挥手让叶枫离开。

然后又坐在那里喝了几口咖啡,果然不出他所料,没一会就有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年轻人过来了。

往他前面一坐,一双眼睛如寒冰一般的盯着他问:“你还想干什么?没想到你还敢来这里。”

云哲修笑了笑,早就猜到他会来了。笑着说:“当然是来找你,你不是也知道,我会来吗?”

带着口罩的男人黑了黑脸,眼眸越发森冷,盯着他说:“你想找我谈什么?不怕…再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吗?”

“我们出去谈吧!”云哲修目光闪了闪,似乎也是在害怕自己会忍不住。

男人并没有反对,在云哲修站起来后,也跟着站起来,两个人一起往外面走。

梅梅正忙得脚不沾地呢,一回头就看到云哲修原本坐的位置上已经没人了。不禁一愣,连忙闪了闪眼眸往周围看了看,看到云哲修都不在,忍不住心里一阵失落。

哼,太过分了,还说追求她呢。结果连招呼都不打,人就没了。

云哲修带着带口罩的男人一直走出门,来到地下车库没有监控摄像的拐角处才停下来。

云哲修停下来后,带口罩的男人也停下来了,并且,还把口罩摘下来。赫然就是之前的金哲,只不过昨天被打得地方现在肿的更加厉害了,怪不得他都不出现,甚至连梅梅都不敢见呢。

金哲摘下口罩后,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半张脸呲了一下牙说:“没想到你下手这么狠,还真是疼啊!”

“哼,”云哲修冷笑一声,凉凉地说:“这还不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故意激怒我,我能下这么重的手嘛。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跟我有什么过节,非要这样。”

“过节?”金哲挑了挑眉,笑着说:“云先生想多了,我和你能有什么过节。只不过很有缘分,我们同时喜欢上同一个女人,变成了情敌,所以,我才不得不那样做的。”

“真的是这样?”云哲修挑眉,似乎对金哲的这番话根本就不相信。过了一会才又缓缓地开口说:“金哲,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对我有没有敌意我能感觉得到的。别再隐瞒了,即便是你不说,早晚我也会查出来。不过,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深仇大恨,都和梅梅没关系。她是无辜的,她很单纯也很善良,你不应该伤害她。”

“呵呵呵,单纯善良。难道单纯善良就不应该被伤害吗?原来,你也知道这个道理呀!”突然金哲大笑起来,说的十分诡异地说。

云哲修觉得他这是话里有话,狠狠地皱了皱眉,但是却也没想通他这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有一点他几乎已经确定了。这个金哲肯定以前跟他有过什么过节,否则,不会这个样子的。

联想到之前去梅梅住的地方,那种熟悉地感觉,心头一跳,连忙又问:“我到你借给梅梅的那个房子里去了,那个房子给我的感觉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我能问你一下,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里吗?“

“你过去看了?”金哲不禁一怔,不过随后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说。

云哲修点点头,面色低沉地说:“那个房子给我的感觉很熟悉,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那种感觉。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呵呵,既然觉得熟悉,那就好好去感受吧!不过,如果真的觉得熟悉的话,也不会一点都记不起来吧!”金哲冷笑着说,说完后停顿了一会,过了一会又缓缓地开口说:“你刚才不是问我和你是不是有仇吗?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的确,我和你之间是有仇恨。不过至于是什么仇恨,你慢慢去琢磨吧!但是,我对梅梅的感情是真的,并且还会好好地追求她,就让我们看看,她最终会选择谁吧!”

金哲冷笑着说完,便不再跟云哲修继续聊下去,而是带上口罩转身离开这里。

云哲修看着金哲离开的背影,不禁暗暗地握了握拳头。果然和他想的差不多,只是可惜没有问出来他更具体的。

不过不要紧,相信李军一定很快会把他的底细查清楚的。

金哲离开地下车库后,就又回他的店里了。并且,还打电话让梅梅到他的办公室去。

梅梅正忙着呢,接到金哲的电话还吃了一惊。不过老板叫呢,自然不敢怠慢,赶紧去了办公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