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能吊打所有系统 > 十、神秘的裂缝
  在大道斩伸出两根手指的那一刻,天地间的光影骤然停止了流动。

  阴阳丑由于被填充的地方是灵魂,所以他的身体安然无恙。

  但此时他的灵魂也是极其鼓胀,形状宛如渊狱里爬出的魔鬼,浑身煞气。

  那魔光凛冽的黑爪,上面所包裹的暗影之力,哪怕是一个契约了系统的人来,挨了这么一击不死也伤。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大道斩,只可惜他还没完成凝聚,就被生生切断了力量供应。

  看到大道斩用两根手指,就打破了它们对力量的凝聚,两个系统也是心神狂震。

  暗灵系统还好,毕竟比较弱,但天娇系统就不能理解了。

  它身为一个天生系统,天生就凌驾于绝大多数系统之上,眼前这个人类不知道是什么来历,明明没有契约系统,居然也能破坏它的系统规矩?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在这里,它身为系统,本身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

  所能做到的,就是借用自己的规则之力,一步步引导宿主变强,时机成熟了,再用自己库存的法宝进行赏赐。

  而有些法宝,宿主实力不到火候,完全是用不了的。

  因此为了完成任务,收走那个人类的力量和其他法宝,填充自己的库存,使自己拥有更多底牌,去寻找新的宿主。

  再加上旧宿主实力弱小,两个系统所能采用的,也就只有用揠苗助长的方式,强行用天地之力进行灌注,让他们发挥远超实力的一击。

  然而现在事情的发展,显然远远超乎它们的想象。因为那个人类不知道用了什么招术,居然仅仅伸出两个手指,就切断了它们的规则之力。

  这让它们如何接受?又让它们颜面何存?

  天娇系统还好,只是不知所措。而暗灵系统此时在数据繁大的计算分析下,已经开始宕机了。

  看着眼前凝聚了一半,就被自己停住的天使和恶魔,大道斩想了一想,骤然有了决定。

  如果是雪未骄的话,自己可以帮她吸出来一点力量,保证她不被撑爆。而剩下的力量,就让她自己慢慢炼化。

  至于阴阳丑和这两个系统,要怎么处理,自己也早有准备。

  大道斩维持着两指高举的姿势,用另一只手掏出了之前准备好的短剑,瞄准了阴阳丑,刚想对他的脑门丢过去。

  突然之间,大地一阵震颤,阴阳丑脚下顿时多了一条裂缝,缝口覆盖着一层淡淡神光,而且还往雪未骄那边急速蔓延过去。

  看到这里,大道斩眼神一紧,眼疾手快地丢出这把短剑,手速快如幻影,而短剑出手后,顿时化为一道流光闪过。

  而且他丢出的方向,是雪未骄的脑门。

  在流光闪过后,大道斩身形一动,用尽全身剑气,只是三步,便横跨百里距离来到雪未骄身后。

  随着他伸手往虚空一抓,那柄短剑插着一个小光人被他抓了出来。另一只手立即掏出一张符咒,往光人身上一贴,顿时就被收入符咒里面。

  而雪未骄由于被收走了系统,裂缝也不打算抓走她了,蔓延骤然停止。在吞走阴阳丑后,便立即合了回去。

  一声轰隆震响,整个地面完好如初,看不到一丝裂缝。

  而从裂缝出现,到裂缝合并,这期间发展的一切事情,都只在一瞬间发生。

  看似轻而易举,但其中有多么凶险,只有大道斩才知道。

  那裂缝看起来没什么,然而其中蕴含的威能,却是比刚才的天使和恶魔完成凝聚后,发出的合击还可怕。

  要是裂缝不那么谨慎,真要试探自己一波,大道斩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一念至此,大道斩也是满眼凝重,看来这裂缝的主人,就是幕后黑手之一了。

  原本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水平,现在一看,自己现在的实力,果真还差了那么一线。

  不过好在,他们似乎也并不能那么轻易现身,只能派一些手下过来骚扰。

  看来给大道莎契约灵器的事,要提前几天了。

  在失去了系统,并被抽走一小部分力量后,雪未骄的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

  体形上的鼓胀也消退了下去,只剩下一些血纹还留在身上。

  不过这副模样的雪未骄,反而带来一种出奇的美感。身上的血纹十分妖艳,配合她本就雪白的肌肤,两者一结合,像极了血修罗中的高贵公主。

  雪花依旧在飘飘扬扬下着,感受着怀中渐渐停下颤抖的短剑和符咒,大道斩也觉得把雪未骄丢在这里不好。

  不知道她家在那里,也就只能带回去了。还好有自己妹妹在,醒来后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也有人照顾。

  想到做到,大道斩直接过去背起雪未骄,以他的力道,背起一吨重的货物都十分轻而易举。

  但此时的雪未骄却给他一种无比沉重的感觉,看着她手上的血纹,大道斩只觉得可能是她身上被灌注了太多力量的缘故。

  与此同时,雪未骄仿佛感觉自己背人背起,下意识就双手环了上去,仿佛搂着父亲的女儿。

  看到这一幕,大道斩也是有些发愣。雪未骄这个反应,还真是和小时候,在自己背上熟睡的妹妹一样。

  看来这个雪未骄,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杠着雪未骄炙热的体温,大道斩两下翻转,直接就离开暗室附近,回到自己家里。

  而此时家里也是黑灯瞎火的,显然是大道莎很听话地关了灯。

  没想吵醒她,大道斩用剑气隔着缝隙,悄悄从窗户钻进来。而后蹑手蹑脚地往客房走去,贴心地把雪未骄安顿好后,便再次从窗户钻出去了。

  而在大道斩身影彻底消失后,原本应该已经消失的裂缝再次凭空裂开。

  从裂缝中,一对灯笼般硕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大道斩离去的方向,而后看向他住的屋子,从大道莎和雪未骄的方向扫过。

  踌躇了一会,还是没有打算出手。再离去之前,还十分忌讳地往暗室的方向看去。

  那眼神,充斥着敬畏,和贪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