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能吊打所有系统 > 十七、血与雪
  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白,雪未骄在这里找了好久,都没能找到出路。

  雪未骄的记忆,还停留在大道斩对她射出一剑的时候。

  在一剑贯穿后,她本就被压迫得模糊的意识,就彻底断片了。

  虽然看似是大道斩害了她,但她莫名有种感觉,正是大道斩那一剑,才救回了她。

  而后她就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不知道徘徊了多久。

  雪未骄呆呆地在脑海里看雪,突然一声阴冷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妹妹,你,怎么还活着?”

  听到这里,雪未骄顿时就被吓醒了,醒来后还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而后看向周围的环境,骤然发现,自己此时是在那种老式的平房中,墙上还有几丝岁月斑驳过的痕迹。

  自己身上的被子暖暖的,从色泽上看,居然是一张新被子。

  雪未骄揉着胀痛的头,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还有尚未淡去的梦境。思来想去,得出了一个比较靠谱的猜测。

  她,应该是被大道斩救了。而且自己似乎,也摆脱了系统的控制。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在那个少年家里?

  这么俊俏的少年,居然把自己带到家里?

  这么迫不及待的吗?

  等等,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很完整,好失......呸呸呸,自己又在瞎想什么?

  好歹是雪家的千金,自己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想到那个少年,自己的心,就那么浮躁呢?

  雪未骄坐在床上胡思乱想,脸上一会羞红,一会懊恼,一会开心,一会惆怅。

  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浑身的红纹,还有上面不断变得炙热的温度。

  “里面的姐姐,睡醒了吗?你身上的伤很严重,我来给你换药啦。”

  那个少年,房里怎么还有其他姑娘?

  等等,她刚才好像说......我身上有伤?

  听着这一阵阵的敲门声,还有门外那娇滴滴的女声,雪未骄莫名就心生酸意。

  但等回过味来,雪未骄立即发现自己身上,似乎全神都传递着一股痛意,拉开衣领一看,赫然发现自己全身爬满的红纹。

  然而在看到这红纹出现后,雪未骄并没有一丝惊讶,反而是多了一抹愁容。

  就仿佛,她早就知道这些红纹的存在,而且也一直努力压制着。

  “我醒了,进来吧,还有,谢谢你了。”

  得到了雪未骄的应允,大道莎也乖巧地拉开木门,娇小的身子抱着一个巨大的药桶,亭亭玉立地走了过来,看得雪未骄一脸古怪。

  等看清桶里的东西后,赫然发现,里面都是熬制好的药水。光是她认识的,都有桑叶、桑枝、桑寄生、松节、桂枝、徐长卿几种。

  这是,要药浴疗伤?

  虽然她身上的红纹看起来很像是伤,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现在并无大碍。

  大道莎弄这么一桶药水过来,她觉得真是小题大做了。

  “其实这桶药水并不复杂,我看家里的庭院比较大,就弄出来一些地方,养养药草。

  而且灵器复苏后,气候也大有改变,这些药草养起来也是容易了许多。

  偶尔,我和哥哥也经常泡药浴养身健体。

  这一桶,本来就是今天要用的。

  看你伤得严重,也就拿过来了。

  还是说姐姐你,并对药浴过敏?”

  大道莎善解人意地看出雪未骄的想法,这么一番解释后,反而是雪未骄感到不好意思了。

  “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乏累,你们兄妹,还真是一个性子。”

  雪未骄看到房间里只有她们两人,也不想辜负大道莎的好意,一番解衣宽带后,拿起营养水一饮而尽。

  不用人搀扶,身体一翻,便进了药桶,动作极其熟练。也没有头晕目眩的情况发生,自己拿起药包,就按在自己身上。

  看着雪未骄一脸惬意的模样,大道莎突然感觉,这个哥哥不知道哪里带来的姐姐,也是很有意思呢。

  “你身上的这些伤痕......”

  “没事,过几天就消了。你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你哥哥呢?”

  听到大道莎问起自己身上的红纹,雪未骄也是打着哈哈敷衍过去。毕竟这些红纹事关重大,她可不想因此害了这个女孩。

  而且在做完几次系统任务后,雪未骄不仅提升了四维,并学了使速度达到光速的功法,还掌握了一种耳听八方的能力。

  一里之内所有事物的动静,皆在她的监视之下。而经过一番探查,她很明显地发现,大道斩并不在这里。

  大道莎整理着凌乱的被褥,收拾着杂乱的房间,听到雪未骄的问话,她也是愣了一下。

  原本她以为雪未骄会知道自己哥哥的下落,毕竟这个姐姐是昨晚才出现的。

  自己一大早起来,果然没有发现哥哥的踪影,却发现这个客间的窗户有人翻动的痕迹。

  而窗沿上还有淡淡的血渍和女子的体香,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大道莎顿时就明白,自己哥哥是救了个重伤的女孩过来了。

  看她伤得严重,大道莎特地把药桶搬了过来,试探性地问一下,结果里面的人还真醒了。

  结果这个姐姐也不知道哥哥的下落,看来,自己哥哥最近倒是挺忙的。

  “我也不知道呢,应该是把你救回来后,就去了别的地方了。有一件事,我不知当不当问。”

  “随便问,我们以后就是闺蜜了,不用跟我客气的。”

  “我哥哥昨晚......没受伤吧?”

  大道莎斟酌了一下,说实话她还真是挺好奇,雪未骄和自己哥哥是怎么认识的。

  要知道自己哥哥特别敬业,除了和剑馆的学员交际比较多,还真很少有把陌生朋友带回家的情况。

  不过比起这个,她还是更关心自己哥哥的情况。

  雪未骄听到这问话,顿时眯起了眼睛,饱含深意地看着大道莎,惹得她一脸羞红。

  “算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我告诉你也......”

  “我亲爱的妹妹,我的系统告诉我,你就在这里。

  你怎么可以擅入闯入陌生人家里?这多没礼貌?

  就是不知,昨晚的任务,你完成了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