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能吊打所有系统 > 二十、冷酷的大道斩
  雪伯爵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那种被死亡盯上的感觉,还萦绕在大道斩心头。

  虽然他有道术可以保证自己不死,但想针对对方这一招,还是需要出动灵魂类的神剑才行。

  而他目前手上,显然没有这一类的神剑。

  这世上的系统,还真是诡异莫测,差点就翻船了。

  大道莎看到自己哥哥落了下来,也不知道刚才那瞬间发生了多少事。

  不过雪伯爵既然都跑了,那就说明,应该是自己哥哥赢了吧?

  “哥哥,你,没事吧?”

  虽然大道斩看起来依旧是那副威风凛凛的模样,但大道莎知道,平时哥哥哪怕是受了严重的内伤,也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所以基本大道斩每次回来,大道莎都要确定一下他身上的伤势。

  “别担心,我去给你做早餐了。”

  大道斩摸了摸大道莎的小脑袋,看起来的确是没事的。

  不说这话还好,但听到这话,大道莎立即脸色一变,赶忙拦住了大道斩。

  “哥哥你千万别去厨房!算妹妹求你了,你做的早餐......

  冰箱里都快放不下了,还是我用黑儿姐给的储物法宝放的。

  就算早午晚不停地吃,也够我们吃一年的了。”

  以前大道斩回来得早,大道莎没能拦住,但现在既然自己看到了,那就不能让他继续肆意妄为了。

  说实话,哥哥做的早餐是挺好吃的,然而似乎是怕自己饿着,或者营养不够,所以每次都做那么多。

  但毕竟是哥哥的心意,直接倒掉也不是,吃掉也不是,可苦了自己了。

  “我做的早餐,可是不好吃?”

  看到大道莎一脸慌张地拦着自己,大道斩眉头挑了一挑,顿时露出一脸要去厨房研究更多菜谱出来的表情。

  “好吃是好吃,可,就是太多了啊。我是你妹妹,不是猪啊。

  几个月前我就跟你说过了,早餐,也由我来做。

  哥哥你,专心忙剑馆的事情就好。”

  大道斩现在的反应,实在让她欲哭无泪。

  虽然自己每次都劝,但大道斩还是因为关心自己,忍不住就去做早餐了,搞得大道莎现在都不敢太晚起床。

  大道斩看到这里,沉默了一下,也知道今天的早餐又是做不成,看来自己又食言了。

  真是不知不觉,就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

  即便这其中有一大半的原因,是源于自己妹妹的阻拦。

  “嗯。”

  看到大道莎那么执着,大道斩也就放下了身段,热情地回应了一个嗯字。

  听到自己哥哥这声回复,大道莎也是放下心来。

  据自己的了解,哥哥是轻易不说嗯的。也只有对自己的亲人,或者应允了某件事,才会说出这么一个字。

  只不过虽然今天是成功拦下了,但以后还是得早起。

  在哥哥彻底忘掉这件事之前,阻止哥哥做早餐的大作战,还是得继续下去。

  大道斩先去暗室把那柄短剑放回去,而后回房里洗漱了一番。

  拿着妹妹亲手做的洗发露,擦洗着自己的头发,突然就想起来,雪未骄还被自己放在客房里,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在完成洗漱后,整个人也顿时变得更加神清气爽,再过一两个小时,就是剑馆开张的时候了。

  虽然自己的学员最近似乎神神秘秘的,但自己并不是喜欢插手别人私生活的人。

  走出洗浴室后,大道斩直接就来到客房面前,敲了几下门,结果却发现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而且奇怪的是,在大道斩的剑气感知下,里面的人情绪似乎很慌张,慌张中带着一抹羞涩和恐惧,顿时大道斩头上就浮现了几个问号。

  不过里面的人既然没有敌意,大道斩就直接推开了门。而后就看到了雪未骄一动不动,坦然呈现一切的样子。

  看到居然真是大道斩进来了,雪未骄的耳朵根顿时就变得通红,粉嫩粉嫩的,看起来似乎特别可爱。

  本就明亮的眼睛,此时也是泛起了水雾,似乎充满了无辜。

  大道斩依旧是一脸冷酷的样子,但不知不觉中,一抹血液突然从自己的鼻子流下,发现这一点的他也是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招术,居然能让自己受伤?

  要知道在自己学会了茅山剑术后,就从未有人能够让自己流下哪怕一滴血了。

  不过这么一惊下,也是让他清醒了过来,顿时就发现了雪未骄的异常。

  在雪未骄羞得绝望的眼神中,大道斩坦坦荡荡地走到她的背后,立即就看到那张贴得紧紧的符咒。

  没有多少犹豫,大道斩随手就撕了下来,放在眼前一顿观察,赫然发现这符咒,就是自己给妹妹护身的那一张。

  然而就在符咒被撕下的那一刻,只听见哗啦一阵水声响起,大道斩发现,雪未骄整个人都没入药桶之中,连头都不敢浮出水面。

  而自己之前在门外感受到的害羞情绪,也变得强烈了几分。

  虽然不知道自己妹妹为何要这么做,但应该是有自己不知道的理由。

  “没事就好,我先出去了。”

  看过雪未骄刚才坦诚的样子,大道斩也发现她身上的红纹,似乎并不是伤痕。

  再加上有大道莎调制的药水,雪未骄的情况,应该不需要自己担心。

  雪未骄听到大道斩的问话,也没有出声,直到确认大道斩完全走出去后,才羞涩地露出一对漂亮的眼睛,一眨一眨打量着关好的大门。

  “真是羞死人了,完了完了,自己的形象全毁了,才第三次见面就被看到自己这样,以后他会怎么看自己?

  发生这种事,他应该是要负责的吧?虽然羞人,但如果是他的话,似乎感觉也不错?

  而且他怎么这么笨呢,这么好的机会......呸呸呸,自己怎么可以这样想?

  之前拒绝千万追求者那份高傲哪去了?难道,这就是喜欢?”

  雪未骄打量着自己白皙诱人的肌肤,连她自己看着这完美的肌肤,和性感的身材,都不由得有些着迷,而他,居然依旧是不为所动。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一般呢。

  就在雪未骄待在客房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这座庭院,又迎来了一个陌生的客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